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有时候觉得曾经被那样一个人喜欢过,自己怎么样也不能输。民那,中秋快乐。

杰大亲笔签名扇子(●・◡・●)ノ♥

一扇不不愿为你打开的门,一直敲是很没有礼貌的。

去年年前,公司尾牙,我喝多了酒,许了个愿。


「我希望,我们五个人可以一直一直玩在一起。」

想来醉酒许的愿,多半不会应验。

今天发生了一点变故。我们五个中有一个人要离开公司。心里挺难受的,又觉得离开公司就职业生涯而言,对她说不定是个转机。

我一个人无牵无挂,身上没有担子,做人相当随性。当初因为一句触到内心的文案,在这个公司留了下来。中间也有成都、长沙的其他公司来找过,我都拒绝了。

说实话,从利益角度来看。挺傻的。因为几个谈得来的朋友还在这里,就一直没离开。后来,成都那边我也明确拒绝了。

说起来,我一个土生土长的长沙本地人,在长沙这块故土,除去母亲和几个发小,他们就成了最亲的几个人。

也许是我离开长沙太久了...

今天回来后,有三件好事。

第一,接回我家可爱的阿森蝶。

第二,吃到了辣味。

第三,看到同志文学可喜的进步。

都是好事。

出组青岛拍摄,
第二次来青岛,但还是疯狂陷入了这个城市。

在某个瞬间,想立刻辞职,不顾一切融入这个地方。
守着一个十平米的小店,看着外面树荫下马路上母亲牵着女儿慢慢走着,看着戴着耳机的年轻男女健步路过。
六层楼的建筑富有人情味地排列,
路过的男生高大阳光,恍若记忆里那个喜欢打篮球的邻家哥哥。

就好像外面的一切日新月异都与我无关,
在这里静静坐着就可以固执守护初心。

你总是要离开故土,才知道何为故土。

世界上有一件事情挺矛盾的。

我一个平时不发自拍的人吧,偶尔也会发一张。
发自己的照片吧,又分组只他一人可见。
跟他分开这么多年吧,他却次次都会评论。

说到底,发照片的小心思就是让他看到。他也挺默契地每次都让我知道他看到了。

变相夸自己这么多年也算次次都心想事成,话到嘴边又有点苦涩。

且当作挺难得的矫情吧。

速途一张来自加班狗的怨念。

爱不会因为性别而脆弱。
人才会。

十五六年前,花了两年多才实现基础自我认同。就自己一个人,铁了心地给自己加油打气。

那时候就想,如果有人能拉我一把,温柔又坚定地告诉我说:“生来如此,不必道歉,你没错。”之类的话,我应该会好过很多。

好在我捱过来了。也有人没有捱过来,因为社会或者家庭,他/她们还在苦苦隐藏忍耐。他/她们大概内心也一样希望有人能拉他们一把,或者有个倾诉安慰的地方。

被看见,确确实实是一种很大的权力。所以我也是带着私心为自己的未来买单。

人生如逆旅,人间尚且值得如此。

带我走。

下一页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