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剥离感

我本该是那认真上班的人儿,奈何却在摸鱼看着天涯TPP的帖子。

说来也神得很,耳机里随机到一曲《出塞曲》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教胡马渡阴山

然后看到如下的言论被无数人感同身受;

【我等屁民虽然也会挨踢屁屁的板子,不过看着高层和利益集团国企它们比我们更难过,我就算难过也爽】

然后下面一群+10086

【国人就是喜欢自己操自己】

然后下面一群+10086

【契约精神的丢失,体制内教育的悲哀,国企不思上进,公务员群体臃肿不务实,体制内人的收入与能力不成比,我爱国家,但只是爱国家,并不爱ZF】

然后下面一群+10086

【权利不可能被放进笼子,民主自强,群众利益,一旦和自己的利益比起来,屁都不是。右手权利,左右国企,合在一起就是绝对权力,结局大家都懂】

然后下面一群+10086


其实也没什么,这种事情在我们显得并不是那么长远那么厚重的现有经验里,已经是反复出现的日常。可是当真把这些或义愤填膺、或嫉妒作祟、或破罐破摔、或由爱生恨、或恨不成钢、或饱含情绪的种种言行佐上几句“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的童声,啧啧。


那种剥离感太过离奇。就好像民智已开这个词在不停地讽刺。依理来说我们比起前朝古人,更配得上民智已开这个词。不懂为什么,我们确实有一大批有理想的年轻人,但进入社会的洪流之中,保不准不到几年,全部被淹没在这个【平凡的社会】里,大家各自随遇而安,岁月静好。再唱不出前朝人那种风骨,而传唱着【喝最烈的酒,操最野的狗——莎士比亚】莎翁此等妙语。


那我呢?我在听着《出塞曲》,看着一个叫叔本华的老外教我什么是《人生的智慧》,感叹着盛世天朝联想着大厦将倾,盘算着晚上什么时候出去带狗跑步。


只是忘了,哦,我还在上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