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一)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一)

 #ABO体系,不适者慎入_(:з」∠)_

#OOC大概

#他们属于彼此,不属于蠢作者,请勿上升真人

#蠢作者只是蠢作者,任何描写失误或案件失误,都是蠢作者的锅,躺平任加buff

001   002点这里_(:з」∠)_  003点这里_(:з」∠)_

    老一辈都认为,警服最养人。一身正气的样子,特别精神。因为警服上的国徽是散发血性的,更迷信一点的说法是,警服甚至可以压制住一些不好的东西。

 

    当然,这些不切实际的话语秦明是不会理睬的。为人如秦明,行事做人都有着自己的一套准则。他不会因为眼前的既得利益而趋炎附势,也不会因为既得利益的损失而让经过他手的尸身蒙冤九泉。

 

    可法医这个职业,总在冷冰冰的解剖室里。此刻人形警犬李大宝同志已经下班,工作狂秦科长决定再次加班,今晚就把这次的尸检报告交上去。于是安静的解剖室显得比平时更为冷清。不锈钢的器械带着锋利的气息刺入安静的空气里,在外人看来这无疑是符合秦明的环境。

 

    秦明微微抬头瞟了一眼挂在解剖室门口衣架上的警服。尺码明显比旁边挂的那件西装大了一号。秦明撇撇嘴,感觉到好像解剖室也不似刚才那般冰冷。

 

    并不是警服有正气,是人的主观臆想造成身体机能的改变。其中涉及了肾上腺素的产生与大脑皮层复杂的化学变化。秦明这样想着,又俯下身继续专注于工作。

 

    此刻,林涛正在审讯室连夜审讯着今天刚刚抓获的最罪犯。

 

    “说吧,你和万春是什么关系!”

 

    “没……没有关系,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你以为我们没有充足的证据会胡乱抓人吗!好好交代,上个月18号晚上你到哪里去了!”

 

    ……

 

    这并不是一场复杂的杀人案。可当林涛花了大半个晚上终于突破犯罪嫌疑人心理防线后,他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反而心里堵堵的。

 

    案情很简单。一个Alpha喜新厌旧,在有了合法标记的Omega之后又遇见了新的Omega,于是乎一场俗媚的婚外情就此展开。而就在上个月,他的原配Omega怀孕了,两相权衡之下他对外遇的Omega提出了分手的想法。而那时,他也已经将外遇的Omega标记了。Omega在被标记之后,由于先天的生理原因,对忽然失去Alpha的恐惧感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在几近哀求之后,Omega终于崩溃了,找到那个Alpha准备以死相逼。两人争吵升级成了打斗,而Alpha也在失手间杀死了自己的外遇Omega。最后Alpha选择将Omega弃尸荒野,直到这个月遗体被意外发现,才让冤屈最终得以平复。

 

    就是这么简单的案情之下,掩埋着很多林涛不愿去深究的问题。可这些问题犹如衣领背后的麦芒,一点一点刺激着林涛。

 

    Alpha对Omega天生的支配本能,与Omega对Alpha天生的被支配欲望。Alpha对Omega与生俱来的渴望和占有欲,与Omega对Alpha与生俱来的吸引力。这些不公平的要素让林涛皱起了眉头。

 

    林涛自己是一个Alpha。这在警察这一体系内并不少见,可也绝不多见。并不少见是因为大部分Alpha因为体能异于常人的优异而乐意参与进警署体系之内,这是比例。绝不多见就在于他们的数量实在不多,这是数量。本就不大的基数,被分配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之内,整个龙番市警察局里的Alpha也寥寥无几。更多的是社会的中坚力量,Beta。

 

    至于Omega?那更不可能出现在龙番市警察局内了。林涛本人也偶尔会见到Omega,可都是在走访调查时遇见的。他们大多接受良好的教育,拥有着温和的谈吐,参与更为脑力化的工作,并且受人喜爱。大多数Omega在寻觅到自己的意中人后,会拥有幸福的生活。他们会将与Alpha组成的家庭放在人生意义的首位,其次才是自己的工作或者成就。这就是天性。

 

    可林涛是一个信奉绝对平等的人。他总认为先天的、几乎不可抗力的、与生俱来的支配和被支配地位,是不应该存在的。即便是Alpha再如何开明,不想限制伴侣的一切,内心也会有一丝的占有欲挥之不去。可能五年十年不会出问题,但总是有隐患存在的。

 

    所以林涛至今也没有和Omega试着交往过。哪怕偶尔有一些不介意他特殊工作性质的Omega出现,他也都是婉言拒绝。他不希望自己失控,并且去控制另外一个人的人生。更不希望看到另外一个人的人生因为自己的一丝丝支配欲而改变一分一毫。

 

    正义如此。

 

    林涛呼出一口气,搓了搓脸,恢复了平时那个二哈的样子。带着不容掩藏的疲倦和习惯性的笑容,刚从审讯室出来就往秦明的地方走去。

 

    “老秦,对不住对不住,今天这个案子没想到一拖就是大半夜,瞧把你给耽误的。”高大帅气的林涛贱兮兮地从秦明的办公室门外探进一个头来。

 

    秦明抬眼赏了林涛半个眼神,准确说来可能是0.7个眼神。然后终于将最后一个句号打上。这个句号原本在两个小时前就应该打上,秦明告诉自己应该检查一下错别字,一遍检查完了,秦明挑眉看了看表凌晨一点半,很好,那就再检查一次。

 

    保存文档,关机。秦明一句话都没和林涛说。

 

    “嘿嘿嘿,老秦,就知道你会等我。走,咱们出去吃个夜宵。”林涛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也不在乎秦明不与之交谈。他早就习惯了。

 

    “我没等你,报告刚写完。”秦明的声线还是淡淡的。

 

    “哟嚯,别不承认嘛。你看我警服还放在你这儿没拿呢。就知道你在等我!”林涛喜滋滋地笑着说道。心里在暗自想着,就你那专注力,那总结水平,那文字功底,这大晚上的连环杀人案都能给你写完,何况这么个小案件。

 

    秦明挑眉扫了林涛一眼,走到衣架边上,一手拿起自己的西装,一手拿着林涛的警服。走到门口,也不看林涛一眼,伸手把警服给递到林涛手边。林涛笑呵呵地接过,嚷嚷着要吃小龙虾。

 

    秦明也不答话,可他也没有拒绝。林涛知道,这就是答应了。

 

    “这次案件告破了,谭局说了,明天上午放假,让咱们好好休息。所以今晚别怕吃晚了。”林涛一边下楼,一边和秦明说话。

 

    说着,林涛习惯性将手搭在秦明的肩上。

 

    秦明身体微微一怔,也没有说什么。

 

    两人到了平时常去的大排档。俩人虽然说一个是秦科长,一个是林队长,可工资说实话确实也没高到哪里去。就这家大排档物美价廉,小龙虾做得不错,吃了还不拉肚子。于是久而久之名声就传开了。再加上离警局很近,许多同事们晚上夜宵的首选都在这里。虽然说时间有点晚了,可依旧有许多人流连于香辣可口的小龙虾之中。生意好得不像话。

 

    老板暂时分身乏术,只能匆匆又支了一张桌子给他们。然后歉意地递上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老规矩了,老板忙不过来的时候,顾客们都照着菜单选好自己要吃的写在本子上,老板一忙完前面的就来照着本子上的继续做。也就是低配版的自助点单。

 

    林涛接过本子,掏出钱包来数了数,然后写上了38元/斤的小龙虾,两斤。勇闯天涯啤酒两瓶。林涛的字并不好看,属于大众级别的,用林涛自己的话讲就是胜在大气刚毅,老人家也能轻易看清。

 

    秦明扫了一眼本子,不可置否。他等的本来就不是这一顿夜宵。估计待会儿两斤小龙虾上桌,一多半也就落入了林队长的腹中。

 

    点完了单,老板那边还忙着,一时半会儿小本子还递不回去。林涛就跟秦明说起了今天这个案件。

 

    “……所以说,那个万春死得挺冤枉的。那个Alpha真不是东西!”林涛絮絮叨叨地说完了案情,以这句话为整个案件定下了最后的评语。

 

    “说得好像你不是Alpha似的。”秦明难得接了一句话,眼神扫了林涛一眼。

 

    林涛摸了摸头发,又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我应该不会寻求AO婚姻吧。毕竟我不希望去指挥别人的人生。”

 

    林涛注意到秦明的眼神稍微有些闪烁。却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说错了话。他十分了解秦明的行为模式和逻辑,可也仅限于此,具体内容谁也不能猜透谁又踩了谁的痛脚。他林涛对秦明做不到,秦明对林涛也做不到。

 

    秦明平视着对面坐着的林涛,还是那样一副傻兮兮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大型犬。高大、有力、帅气。林涛说他不想指挥Omega的人生,这是许多Alpha所不具备的高尚正义感。这与涉世未深或者幼稚的坚持无关,秦明知道。这些都是林涛在看尽这个世界灰色甚至黑色一面后,对自己人性与道德的最有力的原则。林涛如同散发着热量的太阳。

 

    这么一个正直又冒傻气的人啊,秦明在心里微不可查地叹惜。可正是源于这种正义感的坚持,让林涛对Omega保持着礼貌性的距离。林涛是一个训练有素、有着强大意志力和健壮体魄的警察,他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信息素。

 

    秦明忽然极细小地苦笑了一下。然后拿过本子,将38元/斤的小龙虾两斤,改为了58元/斤的小龙虾五斤。

 

    “哎!老秦,你这是……”

 

    林涛话还没说完,秦明看了他一眼,说道:“吃不完给打包给大宝带回去。”

 

    林涛一脸苦逼地还想说什么,秦明又开口道:“你请。”

 

    这是典型的秦氏肯定句发音,意思是:这个话题结束了,就这么决定了,你不能有任何异议,就算有,你也给我忍着。

 

    林涛嘟囔着嘴,翻了翻钱包,数了数日子,在心里哀叹这个月又要与方便面相依为命了。

 

    秦明看着林涛的样子,稍稍放空了一下自己的思想。处在一种平常的、无悲无喜的,却又占据他绝大部分时间的情绪里。

 

    明天上午放假啊,那正好需要去医院拿点抑制剂了。秦明暗自想着。

 

    而关于秦明的一切,所有人都不会知晓。他是如何的特殊体质,又如何地在岗位坚守,且又如何地在行业内以一己之力有了建树。

 

    他不是刻意隐瞒,而是有些事情无需他人知晓。就连他唯一且最亲近的朋友林涛也无需知晓。毕竟,声震业内的堂堂秦明大法医不是Beta而是Omega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小概率事件。其发生的可能性正常人都不会去思考。

 

    小龙虾终于端了上来,林涛带着一股“我要多吃点,反正这么贵,不能给大宝占便宜”的气势向小龙虾发起了冲锋。秦明打开两瓶啤酒,一一斟满。透过红彤彤的小龙虾冒出的白色香气,秦明的脸上仿佛也不再那么生人勿进,有了些尘世烟火的柔和。

 

    秦明把其中一杯酒递给林涛。两人碰杯,一饮而尽。秦明的情绪在漫漫而悠长的不悲不喜中,消化着。

 

TBC

 

-------------------------------------------------------

蠢作者只是想到最后卖个蠢而已_(:з」∠)_感谢小天使们不嫌弃蠢作者的渣文笔

大概……做不到日更,不过会尽快更哒

小天使们食用愉快

下一章大概薛定谔的宝宝会以某种形式粗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564)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