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二)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二)

#这次爆字数了_(:з」∠)_小天使们请尽情食用,打滚求鼓励

#他们只属于彼此,不属于蠢作者,请勿上升真人

#有关案件、线索、逻辑如果失误了都是蠢作者的锅,躺平请随意加buff

#感谢小天使们对蠢作者小学生渣文笔的不嫌弃


001点这里_(:з」∠)_

003点这里_(:з」∠)_

002

 

    秦明穿着照旧的西装三件套,只是眼睛扫了一眼街道,确认没有认识的人之后,默默走出了医院。他双手插在衣服兜里,握着一小瓶药。

 

    他甚至都不需要拆开药瓶的外包装,就能细致地在脑海里勾勒出药物的样子。直径五厘米为底的小圆瓶,高为八厘米。里面装着一个半月分量的抑制剂,那些毫不可爱的粉红色小药片,共五颗。

 

    秦明靠着这些小药片熬过了多少个日子,他自己都不愿计算。从痛失双亲的那一年开始,他犹自还未从至亲蒙冤离世的痛里缓过来,一阵肉体上的尖锐疼痛又蓦地向他袭来。彼时尚且年幼的他陷入一阵无端的惊恐中。他一直以为自己是Beta体质,谁曾想一场童年灾难将自己的特殊体质觉醒。原来他是一个觉醒稍晚的Omega。

 

    旁人很难想象一个如此年幼的Omega是以如何的方式吸取到足够的知识,只凭自己就在经历重大变故后,认同了自我的体质。可秦明是谁,他不会轻易与任何人结怨,自然也不会轻易与任何人和解,连曾经的自己也不行。他甚至在还在念书时就很好地保护了自己,既没让人知道自己Omega的体质,更无从说起伴侣。

 

    于是秦明多年且是唯一的老友林涛,曾经如此评价他。

 

    “老秦,我其实现在挺想哭的。可一想到你……的经历,我就告诉自己不能垮了。老秦你都没垮……没垮……”林涛说完,还是背对着秦明向着一片结冰的湖面哭了起来。由最初略显粗鲁的擤鼻涕抹眼泪,渐渐到了后来的嚎啕大哭。林涛一直背对着秦明。秦明安静地守着林涛。待到林涛发泄完之后,递出了自己的手帕。“擦擦,待会儿其他人看到了不好。”秦明说着。

 

    啊……离那次事件,也有三年了吧。

 

    三年前进入警队的人都知道,秦科长和林队长曾经因为某个案件,而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生死之交。这几年新进警局的新人,看着他俩的相处方式,再经由老人们把当年的故事一说,顿时看两人的眼光里都带着沉重的敬佩。

 

    三年前,所有人都知道林涛有一个宝宝。那是一个聪明而又有点小小任性的Beta女性,秦明知道她的真名叫宋亚。林涛说他们在一家餐厅里不期而遇,宋亚是那家餐厅的服务生,不小心将热汤洒在了林涛身上。接下来就是一连串地道歉,那时候宋亚的眼神里带着略微的惊慌,又强作镇定地和林涛要了微信,说是等到衣服干洗完了就联系他给他送回去。

 

    林涛在某一个刹那觉得那种用强装的镇定去掩饰惊慌的眼神,特别像秦明。于是傻乎乎地就交换了微信号。

 

    顺理成章地,一位并不介意林涛特殊工作的聪明Beta女性,走进了林涛的生活。那段时间秦明只要和林涛在一起,就会时常听见林涛在他耳边絮叨着,宝宝如何如何好,他家宝宝又如何如何生气了,等等之流。

 

    秦明有时候会觉得这样挺好,身边这个傻乎乎的大高个终于有人能照顾他了。可每每听到林涛提起宝宝,秦明还是会带着些许不适应。秦明在心里暗自把这些都归结于林涛低劣的聊天方式。

 

    一次,林涛垂头丧气地走进法医办公室。大宝同志一看见这阵势,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我说怎么的,老林,又跟你家宝宝那儿受气了?来来来,宝哥给你开导开导。林队你看你是选个58的套餐呢,还是88的套餐呢?”李大宝用“哀家可怜你才指点你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的眼神看着林涛。

 

    “宝哥,你能把嘴角的哈喇子给擦擦吗。那样会更有说服力。”林涛失落地看了李大宝一眼,又道:“我啥套餐都不选,我选择死亡……”

 

    秦明一副“凡人,你愚蠢的脑电波影响到本王了,还不快快跪下求饶”的表情,半抬眼瞅了林.怨夫.涛一眼。指了指隔壁解剖室。

 

    李大宝同志喜闻乐见地看到秦科长怒怼林队长,说:“那咱们威武的林队长,您老人家是选活体解剖套餐呢,还是活体解剖套餐呢,还是活体解剖套餐呢?”

 

    见林涛吃瘪,秦明心底不知道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只能眯着眼看着李大宝,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李.真.见风使舵.大宝同志,立刻闭嘴,回到座位上继续忙着自己的文件。只用朝天的鼻孔无声地控诉着上司的霸凌与对林傻大个的阶级仇恨。

 

    秦明现在的这个眼神,在林涛脑内的“关于秦明小百科”里有备案。学名的全称叫“给你三十秒,交代不清楚就请原地爆炸”,属于低危险等级。应对方式是卖蠢,佐以地主家傻儿子式的皱眉,然后老实交代。

 

    于是林涛就这么做了。秦明看着林涛大狗一样的眼睛里闪烁着困惑的光,嘟囔着嘴开始喋喋不休。

 

    “诶你说我不就是昨天晚上过来陪你看了场球嘛,她今天怎么就不让我进她家门了呢……给买的苹果都只让放门口……”

 

    “是你一个人看球,不是陪我。”秦明手指交叠挡在下巴前,纠正道。

 

    “嗨,不是昨天下雨嘛,我不就过来了吗……”林涛挥了挥手,仿佛这就不是个事儿,根本不构成宋亚生气的理由。那么地,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啊,是的。在两人多年的友情面前,林涛把“下雨天必须陪秦明看球,没直播就看重播”归档到了“常识”那一栏,与“饿了就要吃”、“渴了就要喝”、“出太阳要晒衣服”、“下雨要收衣服”、“秦明生气了就要死皮赖脸地哄”、“看球本来就是件无声又高雅的事”平级。正常得就好像所有人都会知晓一样。

 

    秦明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相互抵着的大拇指动了动,说:“诚恳和她道歉,雨天不要来了。”

 

    秦明在生人勿进的表面下,对于某些传统意义上的认知有着异于常人的苛求,特别是对于他自己。他不是不懂感情,只是觉得表达出来毫无意义,久而久之让外人形成了“秦明没有情感”这种标签。
    可他又对某些传统认知有着不可逾越的坚持。比如,朋友找到了幸福,他必须送上衷心的祝福,并在朋友困惑时给出政治正确的建议。哪怕挡在林涛通往幸福道路上的障碍就是秦明他自己,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用手术刀把自己消灭在林涛幸福的道路上,手起刀落。
    这是一些底线,也是他的尊严。毫无回还的余地。如钢铁标尺一样耸立在秦明的人生信条的最上方。

 

    更何况,这是他唯一的朋友,林涛的幸福啊。

 

    林涛听到秦明的建议,摆出了一副“EXM,你在说外星语吗”的表情。然后果然把秦明给出的正确建议当成了不可思议的建议。

 

    林涛见秦明给不出更具有“常识”性的建议,耸了耸肩,准备出门。出门前从口袋里掏出个苹果,端端正正摆到秦明的办公桌上。

 

    “……不吃,拿走。”

 

    “不吃就插几根针,留着防辐射。”

 

    林涛说完就走了。秦明很克制地抬头看了看林涛的背影,再望了望放在桌前的苹果。不太习惯地悄悄抬手摸了摸苹果。秦明发现李大宝同志的大眼睛正从屏幕背后肆无忌惮地看着自己的小动作。

 

    “那份报告……”

 

    “啊啊啊啊!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不要啊!!”还不等秦明说完,李大宝隔着眼镜片做了个自插双目的动作。

 

    “下班前交给我。”秦明还是说完了这句话,就继续着手眼下的工作,只留下大宝指天划地,无声地对着林涛明显轻松了很多的背影进行血泪的控诉。

 

    结果还没等到下班李大宝的报告交上来,一件惊动整个警局的案件发生了。全员紧急开会,说明案情。

 

    宋亚,也就是林涛稳定交往了半年多的宝宝,失踪了。林涛在此之前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彩信,上面用从报纸杂志上裁剪下来的字体拼成了一封信。

 

    【你的宝宝我带走了,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吧,林警官。】

 

    林涛立刻带人赶到了宋亚家门口,强行撬开了宋亚家的门。就只见满地的血泊和拖拽的痕迹。房间里没有任何人,到处都是打斗后留下的痕迹。

 

    林涛当时就失控了,发了疯一般地在房间里寻找。叫喊着宝宝,声音如同困兽,嘶哑凛冽。结果自然是一无所获,房间里没有发现任何人员藏匿。当林涛看到卧室里,滚落在血泊里的一个苹果后,终于失力一样地跪了下去,垂着头。

 

    苹果染着血,歪斜地躺在血泊之中。

 

    他的两个苹果,一个送给了秦明,另一个留给了宝宝。如今,一个苹果躺倒在血泊里,鲜红的苹果沾染人血的黑红,刺眼地灼烧着林涛。

 

    林涛即便是乐天派的太阳,也被这痛苦的火舌舔舐得生不如死。

 

    由于林涛和受害者特殊的关系,必须避嫌。此次由小黑带队,秦明和大宝负责痕迹检查。在进门前,秦明回头看了一眼蹲坐在楼梯口失了神的林涛,挥挥手对李大宝说:“你去陪着他,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

 

    李大宝至今还记得三年前案发现场警戒线外的林涛,那副模样让素来心大的大宝都忍不住揪心。明明高大的人,失力地颓坐在楼梯上,头发被揉的杂乱无章,脚边散落着一地的烟头。平时总是散发着光彩的眼睛此刻也毫无生气,木然地盯着自己脚边的地面。林涛的呼吸很呆滞,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死气儿。

 

    大宝从未见过这样的林涛,也不知从何安慰起。或许遇到这样的事情,所有语言上的安慰都显得太伪善。李大宝就这样陪着林涛坐在楼梯间,心里想着一定要和老秦好好努力,加班加点把案子给结了。

 

    因为还未找到尸体,所以不能确认受害人宋亚已经死亡。此刻,时间显得尤为紧迫。说不定受害人还活着,等着他们查出蛛丝马迹去营救。秦明的眼神犀利而严肃,本就快得惊人的工作效率更是成倍加速。他知道林涛还在痛苦里煎熬着。

 

    “现场留下了至少两千毫升的血液,已经可以确定是人血。现在马上现场进行脱氧核糖酸比对。”秦明快速地拿着血液样本进行化验,手上动作专业又快速,让帮忙处理的其他科室成员看得眼花缭乱。

 

    “不要发呆,你们马上去坚定血液流出的时间!”秦明横了一眼看着自己发了片刻呆的人,原本就冰冷的语气更加可怕。

 

    好一阵有条不紊,又好一阵兵荒马乱。

 

    “结果出来了。与受害人宋亚梳子上残留的头发进行比对,这些血液全部都是宋亚流出来的。”秦明向赶来现场的谭局报告。然后快速瞟了一眼不远处的林涛,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从这么大的流血量看来,受害人生还的几率非常小。”

 

    “砰!”果然不出所料,林涛听完之后,双眼赤红地抬起拳头打在了墙壁上。动作之狠,眼神之凶烈,让秦明内心好像忽然被什么揪住了。别过眼去,不忍再看受伤的林涛。

 

    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警局里所有人都对这起案件特别上心。只要手边没有其他案件,都会拿出卷宗来仔细翻查。秦明和李大宝尤为尽力。两个月来两个人可谓有家不回,做完其他案件的尸检报告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去研究宋亚案。连最爱吃煎饼的大宝都忘了吃喝,直到血糖过低晕倒在办公室里,才恍然发现自己已经连续六十多个小时没有吃东西了。秦明则更长时间没有进食了。

 

    林涛则在两个月里迅速失去了活力。从最开始的暴怒,到后来的疯狂,逐渐变成了麻木与空洞。

 

    直到两个月后,有人在结冰的湖水里发现了一根手指。而送来鉴定的结果表示,那根手指属于宋亚。而根据其腐烂状况而言,绝大部分人都认为宋亚已经遇害。而凶手缜密地杀人计划,竟然没有留下丝毫线索给警察。

 

    于是就有了林涛在冰湖边的那一场痛苦。那是从案发到当时为止,两个月来他第一次痛哭。他终于知道自己的宝宝是回不来了。而秦明默默的陪伴让他更加委屈。

 

    男儿有泪不轻弹,每一滴,都是血,心头血。

 

    林涛在结冰的湖里徒手摸了四个多小时,直到秦明将他拉上来。

 

    秦明穿着西装,往湖里走去。湖水不深,最深只到了腰际。秦明看着林涛在湖水里疯狂地摸索,心里一股劲上来,架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林涛就往岸边扯去。秦明已经很虚弱了,长时间的不眠不休,饮食又极少,这种程度的运动量让他有些发虚。他就是这么咬着牙把林涛给扯了回来。

 

    林涛在离开湖水的最后一刻,魔怔了一样,居然忘了背后拉扯自己的是秦明。林涛反手一推,将人推倒在地上。秦明一时不察,在河边的碎石上直接磕破了嘴唇。

 

    “嘶…”秦明轻轻吸了一口气,脸上倒是没有任何一点愤怒。他体谅林涛的狂怒绝望,那种切肤之痛他实在太明白了。所以他没有理由去责怪林涛的粗暴和蛮横不讲理。

 

    林涛听到秦明的声音猛然回过神来,可他不想让秦明看到自己失控的样子。他背对着他。他又在背后守候着他。

 

    最后秦明一脸冷漠地牵着林涛的袖子,林涛垂着头驯服地跟在秦明身后仍由他牵着自己走,秦明把人带上了车里。顶着一队人马担忧的目光,绝尘而去。

 

    那一晚,秦明把林涛带回了自己家。林涛穿着靴子在冰水里折腾了四个多小时,秦明认为如果再不快点处理,肯定会冻伤的。而精疲力尽的林涛已经蜷缩着身体,倒在了秦明的沙发上,昏睡过去。

 

    秦明打来了一桶热水,在沙发边蹲了下来。他想了想,开始动手脱去林涛的警靴。秦明最后再试了试水的温度,轻轻把林涛的双脚放入了热水里,开始捏揉。如果不把血管里的血液揉通顺,林涛接下来几天就不好过了。秦明修长的手指细致而有力地按压着林涛双脚的每一个穴位,林涛忽然在昏睡中嘟囔了一声。秦明怕还没彻底把寒气揉散,想了想从家里翻出上次林涛崴了脚买过来上药的药酒。

 

    暖红色的药酒倒在秦明平摊的手心上,秦明搓着双手,然后按压上林涛脚上的穴位。不知道是不是药效起作用了,还是秦明手指压按得十分有力。林涛舒服地叹了口气,慢慢睁开了眼睛。

 

    林涛看到秦明蹲在自己脚边挽起湿漉漉的西装袖子,在为自己的脚上按药酒。边上放着一盆热水。他只是醒了,脑子还没清醒。就说:“老秦,你轻点,疼。”秦明发现林涛醒了,抬起头看了看他,一时间有些尴尬,又习惯性用冷漠的表情压了下去。

 

    “仅此一次。下次你再发疯没人管你了。”秦明低着头,眼睛看着林涛脚上的穴位,一边淡淡地说。

 

    林涛笑了笑,很快又睡了过去。他在半睡半醒之间,想到“老秦自己还穿着冰冷的湿衣服”。

 

    而那边给林涛按摩完的秦明终于松了一口气,才恍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湿衣服都快干了。他洗完澡出来,把被子翻出来给林涛盖上时,他依稀间好像听到林涛说了一句梦话。

 

    “老秦,你要注意身体…我就只剩你这一颗苹果了…”

 

TBC

----------------------------------------------------------------------------------

蠢作者再次来刷存在感_(:з」∠)_

其实在这个设定里,蠢作者想表现出的是脱离ABO体系的生理本能的爱。(什么?写ABO文的蠢作者致力于脱离ABO的设定)是的,蠢作者脑子大概是被门夹了……

秦科长的性格设定是在原则之内,内热外冷。在原则之外,如同钢刀。

林队长的设定我在争取还原我对原剧里对林涛这个角色的理解(然而林涛是辣么萌,如果写崩了的话绝对都是蠢作者的锅)

下一章如果不出意外,会有糖。车不一定……

最后再次感谢小天使们不嫌弃地看到这里,请留下泥萌的爱

(づ ̄3 ̄)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431)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