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三)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三)

#半糖主义(?)

 #又爆字数了_(:з」∠)_蠢作者话唠本质暴露了

#他们只属于彼此,不属于蠢作者,请勿上升真人

#案件、医学专业知识或者逻辑的失误都是蠢作者的锅

001请戳我_(:з」∠)_

002请戳我_(:з」∠)_

 

003

 

    时间就像是看不见任何人悲喜的巨轮,一往无前地推进着。距离那件事情发生已经快三年了。林涛也逐渐恢复了正常,一副乐天的样子在同事之中插科打诨。

 

    只不过不知道从哪天起,林涛开始三不五时地给秦明带几个苹果过去。秦明人前总是冷冷的,自然也就拗不过林涛嬉皮笑脸地无赖。

 

    “老秦,给你放这儿了,记得吃啊。”林涛照旧每日来法医办公室打卡。在和秦明日常互怼完,又欺负了一下李大宝同志之后,心满意足地准备离开。

 

    “……不吃,拿走。”秦明基本是下意识地回了话。

 

    李大宝同志则是深深地翻了个白眼儿。什么叫口是心非,什么叫日常傲娇。她默默地回想起了第一次秦明说不吃的时候。她贱兮兮地挪到秦明的办公桌前,企图染指那颗苹果。她说:“秦科长,您看您又不吃是吧,浪费总是不好的。不然……我就勉强帮您给消灭了?”,果然吃货是没有好下场的。她顿时收获到了两倍的眼刀攻击。

 

    “撕拉”那一刀,是秦明绵长而又冰冷的眼刀,宁静而致命。

 

    “轰隆哐当稀里哗啦咚咚咚啪啪啪”那一刀,是林涛万马嘶鸣的眼刀,恨不得从眼睛里喷出千军万马来,消灭企图染指进贡给秦科长神圣苹果的,阶级敌人。

 

    从此以后,聪明的李大宝同志再也不提帮秦明消灭苹果的事儿了。而她总是发现,第二天来办公室,秦明的桌上总看不见头一天的苹果,直到林涛继续送上第二天的那一颗。

 

    最近挺太平的,没有杀人碎尸案,也没有连环杀手出现。也是,接近年关了,穷凶极恶之徒们要不就在蓄力憋大招,小偷小摸之流也犯不上他们法医出马。于是乎,整理整理平时的报告,鉴定一下伤情,出具一下检查总结,日子也是很轻松的。

 

    这一天下班,到了吃晚饭的点了。刚发了工资的诸位兴冲冲地想去吃顿好的,慰藉一下自己。想打牙祭的人里面,林涛和李大宝自然是名列前茅的。一个天生合群爱凑热闹,一个吃货癌晚期还怎么吃都不胖。自然,秦明也被他们千辛万苦地请了出来。其过程大概是,大宝反反复复游说了十来次,秦明拒绝;林涛过来卖个蠢,秦明矜持地点了点头。

 

    大宝一边和林涛在微信上阴搓搓地商量着今天让老秦请客,一边暗自想着:秦明、秦科长、老秦,其实这个人很好猜。凡事,只要林涛出马,就绝对搞定了。所以李大宝那十来次的游说基本上也就没怎么花心思。大宝特别棒,看上司看得特别透彻清晰。李大宝同志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

 

    李大宝同志忙完了今天的文书工作,也就闲着没什么事儿干了。一边打开天涯看八卦,一边数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等着下班。《818我那JP男友》这个帖子还没看到一半,就到点下班了。

 

    林涛从楼下上来大概要花三十秒。李大宝同志流畅地关机。屏幕刚刚黑下去那一刻,林涛如期而至。

 

    “走走走,老秦,大宝,下班了下班了。赶紧吃饭去。”林涛一脸憨笑地走了进来。

 

    “……”秦明不为所动,瞟了林涛一眼,林涛习惯了秦明的目光,就大步踏过去,仗着自己的大长腿,一屁股坐在了秦明的办公桌上。

 

    “快点儿啊老秦。你是不知道,咱们常去的那家餐厅最近在打折,这不刚发了工资,刑警队那帮小兔崽子们都打算今天去那里打牙祭呢,再不去就要排位置了。”林涛斜着身子半屁股坐在秦明的办公桌上,一条腿踩在地上,另一条腿晃啊晃的。

 

    秦明关机,林涛趁这个时候去门口的衣架子上把自己的皮衣和秦明的西装外套都拿上。李大宝则用手机继续追踪着那个《JP男友》的帖子。三不五时地发出“啧啧”的声音。

 

    餐厅里,几乎都是穿便装的警察在打堆堆。果然要排位子了。秦明一副“吃个饭干嘛这么麻烦”的表情看着林涛。林涛转身就指了指大宝,说:“宝爷的锅,她提的主意!”一边说一边用大狗眼看了看秦明。李大宝眼睛都没抬一下,还是盯着手机上的帖子,毫无诚意地顺口说:“是是是,是小的的错,二位大王饶命。”面部表情都没变动一下,还是全神贯注地看着人家的“JP男友”。秦明僵硬地对着林涛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哎,老秦老秦,你别生气嘛,你看工资刚到手,热乎乎的,不大吃一顿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身体呢是不是。你看啊,人是铁饭是钢,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也是对自己岗位的一种尊重啊,你说对不对。只有身体好了,咱们干起来才会特别带劲儿……”

 

    “你和谁干起来会特别带劲。”秦明回过头来,睨着眼睛。

 

    “你啊……”林涛不带脑子地随口接到。

 

    然后就看见李大宝挪开了些,一副“林涛你想死就自己去死不要拖着我”的表情。林涛的脑子终于上线,道:“不是不是,是工作,干工作。只有身体好了,咱们干工作才会特别带劲儿。”

 

    气氛一度陷入“林氏尴尬”之中,幸好商家来救场了。原来是看到排位的人太多,商家安排了一个有奖活动给排位的食客。服务员拿出一个圆嘟嘟的靶子,又拿出一把配色傻乎乎的气枪,规则很简单,每位排号的食客都可以有十发弹珠,打中靶子按环数算分,按得分可赢得奖品。

 

    奖品也被摆了出来,都是些不太实用,可却是好看的东西,都不太贵。有杯子、面巾纸、小布偶。大奖是橄榄油、红酒、果篮之类的。林涛一看到大奖可以选一篮子红彤彤的苹果,就默默排队去报名。走之前林涛还对秦明说:“老秦快别生气了,看我给你赢一篮苹果回来。”

 

    秦明一只手往自己嘴角一推,推出一个干笑来,挥了挥手,赶苍蝇似的。林涛就屁颠屁颠排队去了。李大宝同志则是“啧啧啧”地感慨了一下,秦明回头小瞪了她一眼,大宝很识时务地低下头去认真看手机,嘴里还说着:“啧啧啧,你看看这帖子里说的,真有意思。”神色转换之自然,功底深厚。

 

    由于排队的都是刑警队的,也就是林涛的手下。大家都客气地让林涛先排队,林涛也就不客气地笑着排到了第一。还回头对着秦明得瑟地笑了笑,满口白牙。

 

    秦明当然看到了。秦明的目光从来都是偷偷跟着林涛走的。

 

    林涛很快就领到了一把气枪,儿童玩的那种。塑料的壳子上面有一只傻乎乎的皮卡丘。配色也是鲜艳可爱的明黄色。林涛卷起袖子举起枪,小臂的肌肉好看地拱起,他侧过头把眼睛眯起一只瞄准。眼神格外的认真。

 

    秦明看着林涛认真的样子,心里稍稍有些不自在。秦明有自己的一套办法,他开始分析林涛的肌肉运动。肱肌、肱三头肌、肱二头肌、三角肌、肱侧腕屈肌,带动着肱骨、臂骨和谐运动。有力、安全感。

 

    林涛不愧为刑警队队长,十发几乎不带停地就打了出去。自然是全中的,身后刑警队的队员们狗腿地鼓掌叫好。林涛笑嘻嘻地把枪给了后面的人,对着秦明一挑眉,自认为很帅气地笑了一下。

 

    提着一筐子苹果回来的林涛,一把就把苹果篮子塞进秦明手里。一点都不知道避讳。当然,他们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确实没什么好避讳的,可其他人并不觉得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啊。李大宝同志已经聪明地学会了与苹果绝缘,正视着前方的人群。还有一桌,就轮到他们了。吃,才是正事啊。

 

    结果那顿饭最后还是林涛掏钱。李.见风使舵.大宝同志最后坚定地站在了自家上司这一边。林涛一摸钱包,愣了。堂堂龙番市刑警队队长,钱包居然给弄丢了。刚开始李大宝还以为林涛是在开玩笑呢,后来秦明开始问:“你今天确定带出门了没。”之后,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钱包里本身也没多少钱,都在银行卡里头。林涛苦着脸打了电话给银行挂失,就等重新去柜台补办一张。那顿饭最后是秦明掏的钱,林涛一副过意不去的样子。死活要秦明拿着果篮,秦明就插着手站在林涛面前,用一张冷脸拒绝接过来。林涛脑子终于转了过来,说:“老秦你不要算了,那我拿回家去,一天给你带一个算了。”

 

    秦明还是冷着脸,不过没有拒绝。

 

    林涛的霉运显然没有结束,第二天他就感冒了。接着下午又爆了一个大案子出来,这让平静许久的大家伙都动了起来。报案人在附近景区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自然,法医科也需要出勘现场。

 

    李大宝今天就发现自家上司秦科长的脸色不太对劲。鼻子里嗅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气息。秦科长今天格外躲着林涛,面上也更加阴沉,没有表情。在出堪现场的时候,李大宝趁机悄悄把林涛拉到一边问道:“老林啊,你昨晚跟老秦吵架了?”林涛感冒了,鼻子堵着的,困惑地说:“没有啊,昨晚临走前都好好的啊。不知道为什么他今天脸这么黑。我都有点怵他。”大宝听着林涛浓重的鼻音都替他难受,赶忙道:“行行行,你赶紧喝点热水去,听着都觉得鼻子堵得慌。”

 

    秦明沉着脸作出了专业的验尸报告,帮助刑警队把嫌烦搜索范围收缩到了尽可能小的范围。他想尽快回家。他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

 

    他的发情期接近了,昨天就已经按需服用了定量的抑制剂,今天下午却不知为何,感觉体内一直有一股不符合他理性的冲动在怂恿着理智。不是很严重,可难受在持续不断地提醒着他,他身体里有些地方不对劲。他在竭力克制那种不适感,有些急躁。

 

    难道是因为长期服用抑制剂导致了耐药性的发生?秦明暗自思忖着。他想要尽快回去,再补上一部分的抑制剂。虽然说龙番市警察局的Alpha少得可怜,可他最熟悉的一个Alpha林涛就在他周围五十米之内走动。如果再不能及时补充抑制剂,秦明害怕自己的信息素会不受控地在人前释放出来。如果林涛嗅到这种信息素,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生平第一次,秦明没有在林涛感冒时一本正经地装作毫不在意地丢一份感冒药过去。他甚至暗暗庆幸,林涛感冒导致的鼻塞会让人的各种感官下降不少。可秦明还是不敢赌,他从不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

 

    有一种既定事实,老祖宗们称之为“天不遂人愿”,老外们叫它“墨菲定律”。秦明刚准备自行提前从景区下山时,冬日的前半夜忽然下起了滂泼大雨。雨势之大,冬夜的所有景物上,但凡碰的到雨水的,都蒙上了一层白雾,密集得让人都有些无法在雨中顺畅呼吸。这种情况下,秦明自然无法下山。

 

    出勘现场的队员们赶紧往山上赶去。山上十分钟的路程有一座供游客礼拜的佛寺。刚刚景区的负责人打电话过来,说请警员们今晚先到佛寺将就一晚,明天再下山。警员们带着现场已经被装裹好的遗体,快速将案发地点用遮雨的薄膜挡住,加以固定后,全员向山上的佛寺进发。

 

    大宝的镜片上满是雨水,擦都擦不干净。在这种雨中要行走很是困难。秦明自然更是不可能继续下山。难得地爆了句粗口,然后快速朝大宝走过去,扶住大宝的一只胳膊,带着人快速跟上队伍。

 

    林涛从一下雨开始就在找寻秦明。好不容易从上山的队员中逆行找到了秦明。刚要招呼人跟上队伍,就见秦明踩的一块小石头松动了。秦明穿着皮鞋,来不及反应,只是下意识地把大宝往前一推,自己“喀嚓”一下就往旁边摔去。大宝感觉到秦明把自己往前猛地一送,只来得及回头,就看到秦明侧着从山间小道上打着滚摔到了边上的小树林里,将近三四米才停下来。

 

    林涛已经下意识地冲了上去。大雨中,就像一只充满力量的豹子一样,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嗖的冲向了秦明。秦明已经自己坐了起来,一边喊着:“老秦!没事儿吧!”一边冲到秦明面前,想将人扶起来。

 

    “嘶……”秦明站起来后,左脚传来扭曲的疼痛感。林涛一看不对劲,赶紧蹲下去,轻轻撩起秦明的裤脚,把袜子褪到脚脖子之下。这绝对是把踝关节给扭伤了,一片紫青的淤血迅速显现在秦明的脚脖子上。

 

    “老秦,这不行。你扭伤了,快别动。”林涛的声音里慢慢都是急躁的关切。

 

    “闭嘴,我比你懂。”秦明不耐烦地说。他的脚踝很疼,此刻又是在他讨厌的雨水之中,最难受的是身边有一个Alpha。原本就焦躁的他,感觉体内一直不断的难受感更甚了几分,他有把握还能控制自己,可毕竟很难受。

 

    “老秦你快趴上来,我背着你走。”林涛说着就在秦明面前蹲了下来。

 

    秦明看着林涛高大的身躯蹲在了自己面前,宽广的脊背被湿衣服包裹,却能清楚地表达出自己有多么有料。还有林涛的脖子,并不纤细,也不虬结,只表达出健壮的生命感。

 

    “老秦你发什么呆呢,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凹造型,快上来,我背你走。”林涛感觉到秦明迟迟没有趴到自己背上,回头催促。剑眉微微皱了起来。

 

    三人组是最后到达佛寺的。林涛背上背着冷着脸的秦明,左手提着秦明的法医箱,右手扶着李大宝,快速从山间的石头小路上走过。

 

    林涛知道秦明不喜欢下雨,那会让他想到很多不堪的往事。他只要能再走快一步,就能让秦明少在他所讨厌的雨水里呆一秒。秦明却分明感受到在冰冷的雨水中,背着他的林涛身上传来温热的气息。他能感受到林涛行走时背部肌肉的变化,他在丰富的医学知识甚至能直接在脑海里下意识地转化成图像。林涛的斜方肌、背阔肌、小圆肌、大圆肌……他知道林涛的皮肤状况,他可以在脑内的肌肉上蒙一层皮肤……还有林涛的脸。是的,他完全能想得到林涛现在的表情,眉峰微微皱起,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路,牙关稍微咬合会显得有些许嘟囔嘴的感觉。

 

    停下!秦明这么在脑海里告诫自己。他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因为信息素分泌失常,还是真的对背着自己的人有了别样的情感。在他自己没有搞清楚这一切之前,他不敢妄下判断。林涛是拒绝AO结合的,他是那么富有正义感,自己不可以去唐突那些标杆。

 

    佛寺的房间不多,大部队提前到了,都各自分好了房间,给大宝单独留了一间房之后,实在空不出更多的房间了,只好擅自安排让林队长和秦科长一间房。他们想,反正两个人的关系在警局里是最好的,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等到林涛拖家带口地上到佛寺后,秦明听到这个房间分配脸色直接更黑了。而且秦明还不能提出异议,大宝毕竟是女孩子,虽然说以前外出办案也一起住过,可下了大雨,肯定要换衣服,不方便。于是只能略显烦躁地点了点头。

 

    林涛直接背着秦明进了他俩的房间,将秦明放在床沿。队员们一听到秦科长崴伤了脚,打热水的打热水,找药酒的找药酒,很快就准备了妥当。林涛端着盆子进来,就要给秦明洗脚,洗完了好上药酒。秦明要自己洗,林涛说:“别闹了老秦,再闹水就凉了。庙里热水不够,就这么点存货了,再要就得现烧了,得等好一阵子呢。”

 

    秦明最后还是妥协了。他自己都摸不清自己出于的什么心理没有继续别扭下去。自己明明没伤到手腕,完全可以自理,可自己还是不想去拒绝。林涛给秦明小心翼翼地脱下鞋袜,将秦明的双脚缓缓放进热水里。林涛的手很大,有力的指节甚至可以把秦明正常男性大小的脚给包裹住。

 

    “咳咳。”秦明清了清喉咙。林涛蹲在床边,抬头笑着问:“怎么了老秦?难不成你怕痒?”说罢就动手挠了挠秦明的脚心。秦明眉眼一挑,说:“林涛。”秦明这个语气就像老师在上课的时候叫偷睡的学生起来回答问题似的。林涛微微瘪了瘪嘴,不再胡闹,低下头去继续给秦明在热水里揉脚。

 

    “……你也洗。”

 

    林涛抬起头,疑惑地看着秦明。

 

    秦明被看得不太自在,他把这归结为自己现在正处于伤痛期间,对林涛的抵御力较低。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你不是说没热水了吗,你也一起洗吧,别着凉了,本来就感冒着,待会儿发烧就傻了。”

 

    林涛愣了大概一秒钟,然后干脆地说:“好!”秦明此刻恍惚间好像看到林涛背后的狗尾巴剧烈地摇成了电风扇。

 

    林涛很快脱下了自己的鞋袜,把脚泡进了水里。木盆不算太大,好在深。林涛怕挤到秦明伤到的脚踝,就让秦明把脚踩到自己脚上。

 

    这是秦明第一次和林涛以这种方式相处。很奇怪,但自己并不排斥。

 

    “老秦,上一次是你给我洗脚,这次咱们算是有难同当了。”林涛笑得傻乎乎的。然后伸出手来,弯下腰去给秦明上药酒。

 

    林涛和秦明是面对着面坐着的。秦明坐在床沿上泡脚,林涛搬了个凳子坐在秦明对面泡脚。林涛弯下腰去的时候,秦明凭着自己坐得高,看到了林涛衣服里漏出来的一部分腰部。精壮、结实。再向下是灰色的内裤边。

 

    停下!秦明!这是今天第二次秦明如此警告自己。

 

    ……

 

    大队人马在兵荒马乱地吃过佛寺临时赶做出来的素斋之后,雨势小了些。秦明坐在床上闭目养神,忽然听到一阵弥弥喃喃的诵经声伴着木鱼声传来。这时林涛从门口进来,秦明就问:“这么晚了,怎么还会念经?”林涛说:“佛寺的师傅们看到被害者,不忍心,说是要给超度一下。”秦明点了点头,继续听着诵经声,觉得很宁静。

 

    当晚,秦明听着近在咫尺的林涛的呼吸声,绵长中隐隐夹着几句呓语。他仔细听了听,发现还老一套。“宝宝……”、“苹果……”,只不过今天多了两句:“老秦你没事吧……老秦你真好……”

 

    秦明把睡觉不老实的林涛踢掉的被子再紧了紧,转回头,正面仰躺。他听着寺庙里轻微的诵经声,第一次感觉雨水滴答落下的声音不再那么难听。渐渐睡去。

 

    在睡去前,秦明做了一个决定。

 

    TBC

 

----------------------------------------------------------

蠢作者再次出现_(:з」∠)_

昨天发002的时候居然被小天使们猜中了一部分剧情走向,

看来蠢作者狗血的本质已经被聪明的小天使们看穿了QAQ

今天又爆了6.3K+的字数,可还是没有写完预定的情节点

请小天使们原谅蠢作者的话唠

争取把这个篇幅控制在中篇,中篇,中篇!

祝小天使们食用愉快~(づ ̄3 ̄)づ╭❤~

话说昨天小天使们的留言让蠢作者好感动QWQ

谢谢泥萌的支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394)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