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四/车)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四/车)

#他们只属于彼此,请勿上升真人!!

#夜间发车,请系好安全带

#关键词:肉滚刀、慎入

#蠢作者感觉自己会收到很多刀片

#任何案件描写失误都是蠢作者的锅

004

 

    第二天放亮,雨就停了。林涛开车把秦明送了回去。秦明坐在副驾驶,大宝在后座继续补眠。

 

    “老秦,你还别说,昨天我睡得特别好。”林涛睡了一觉,神清气爽,好像连感冒都好了些许。

 

    “……”秦明没有说话,给了林涛半个眼神作为回应。他昨晚显然没有睡好。两眼下有着明显的黑眼圈。

 

    “嗨呀,老秦我知道昨晚我又打呼噜了,别介嘛。待会儿请你们吃早饭?”林涛以为是昨晚自己又打呼噜了,惹得秦明没睡好觉。

 

    “你还踢了我。”秦明一字一顿地说。他昨晚听着诵经声,好不容易感觉自己的Omega腺体平息了一些,林涛就无意识地隔着被子把他抱着了。

 

    原本冬季雨夜的寺庙里,就让人觉得很冷,林涛的怀抱就显得尤为温暖。秦明甚至感觉到林涛无意识地抱着自己,双腿夹在自己腰上。男性有一种在睡梦中夹紧腿间物体的先天本能,林涛是一个生理很健康的男性,于是他开始夹紧秦明。秦明感觉自己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暗涌又开始翻动。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林涛双腿间鼓囊囊的一包在顶着自己。秦明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再这么下去不行。于是秦明抬起手用力推了推林涛,林涛不为所动,迷迷糊糊地挠了挠脸,继续睡。秦明见林涛毫无所动,就使劲用手肘去顶林涛。林涛不知道是做梦了还是被顶痛了,抬脚就是一踢……秦明“嘶”了一声,林涛迷迷糊糊问了句:“老秦,别闹,睡觉。”就翻过身去睡着了。

 

    “……”林涛好像也回想起昨晚自己的行径,额头上居然冒了点冷汗。继续忙不迭地道歉。秦明用沉默回应。

 

    “老秦没掏解剖刀出来就是原谅你了。”李大宝在后座闭着眼睛悠悠地道。

 

    秦明请了假,把结余的事物暂时交给了大宝去做。自己就一刻不停地回家了。秦明自己现在很想回家,那里只有他一个人,会让他感到安全。他可以在他认为安全的地方好好研究一下自己Omega信息素的问题。他怀疑自己是产生了耐药性,毕竟他依赖着这种粉红色的小药片已经熬过了十多年的发情期,产生耐药性已经在他意料之中。他现在需要知道的是,他到底要增加多大的剂量才可以继续将自己的Omega信息素顺利压制下去。

 

    说实话秦明很适合做法医,因为他可以有条不紊地面对一些让人很头痛的问题,且极具科研精神。他的研究对象包括自己。他开始划分自己失控的程度,然后将粉红色的小药丸捣碎,按一定分量加服,直到他觉得控制住了自己体内的不适。

 

    这头,林涛忙完了手头的案子,照旧走进了法医科的办公室。进了门才想起来今天秦明难得地请了假。办公室就剩下大宝一个人在做文书工作。想着转头就走是不是显得太不顾兄弟情了,于是就搬了秦明坐的凳子坐到大宝对面,开始扯淡。

 

    “哎,宝爷我问你,你说秦明喜欢什么呀?”林涛说着说着就聊到了自己最近很苦恼的一件事。

 

    “嗯,算算日子,是快到了。你每年都得这么来一出。”大宝双手离开键盘,撑着下巴说。

 

    “每年就过一次生日啊……”林涛苦恼着,嘴不自知地显得有点嘟,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

 

    “嘿我说林队长,谁不是每年就过一次生日啊,上次我过生日合着你就送了一盒蛋挞,还是买一送一送的那盒。你这心也忒偏了点。”大宝拿起手边的笔,作势要戳死林涛。

 

    “你戳死我吧,送不出合心意的礼物我也不活了。”林涛躲都没躲一下,身上散发着傻白甜的气息,李大宝被这股气息震慑,差点没喉头一甜,憋出一口老血来。

 

    抖掉一身鸡皮疙瘩,李大宝说:“俗话说得好,送礼就在乎一个投其所好。你看着老秦平时有什么爱好,就送他什么呗。”

 

    “解剖刀都送了三套了,咖啡机也送了两台了,缝纫台送的那个还没用坏,新的没地方摆……”林涛掰着手指一个个数过去,发现这几年送的东西都显得差强人意。

 

    林涛原本想着昨晚惹老秦生气了,趁着三天后秦明过生日给他好好消个气的。可思来想去都没有好的想法,苦恼得人都快有川字纹了。

 

    “……老秦最近扭了脚,我知道一个温泉酒店最近新开了个露天温泉项目,你请老秦去泡泡温泉,舒筋活络,多那啥呀。”大宝一副“你懂的”的表情。

 

    “哇!宝爷,想不到你今天这么聪明啊。”林涛听罢眼睛一亮,伸手揉了揉人形警犬的头顶以示嘉奖。

 

    “诶,林涛我去!头可断发型不可乱,林涛我跟你拼了!”大宝同志悲愤地企图捍卫自己的发型。林涛揉完也不顾大宝地反抗,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诶,林涛,不一起吃饭吗?不就快到点儿了呀。”

 

    “不了,我去给老秦送苹果。”林涛话还没说完就一溜烟儿地跑了。留下李大宝同志一人盯着林涛的背影,怒其不争地叹了口气。

 

    秦明头痛地开了门,林涛在外面傻乎乎地敲了两分钟的门。秦明担心再不开门,隔壁邻居就会报警,虽然到时候很有可能出现就是林涛就近接警,然后自己逮捕自己的情况。

 

    “干什么?”秦明裹着深蓝色的睡衣,头发没有打发胶,松松软软地垂在额头前,顿时少了许多冷硬的气息,整个人看着都软和了不少。只是语气依旧。

 

    “给你送苹果来的。”林涛笑得和太阳一样。

 

    秦明盯着林涛手上的苹果,微微叹了口气,歪了歪头,让林涛进了家门。林涛熟稔地进了门,两只脚互相一踩,随意地就把靴子给扭落在了玄关上。然后就进到客厅,大马金刀地瘫坐进沙发里。秦明皱了皱眉,默不作声地蹲下去把林涛的靴子给扶起来,端端正正地摆在门口。又从鞋柜上拿出另外一双蓝色拖鞋丢在了林涛脚边。秦明家唯二的两双拖鞋,一双灰色的在秦明自己脚上,一双蓝色的说是留给客人备用的,可从来都只有林涛穿过。大宝来都是穿鞋套。

 

    “又不穿鞋,本来就感冒了,也不带点脑子。”秦明道。

 

    “嘿嘿,你这不是次次都给我送来嘛。”林涛是个得寸进尺的无赖,鉴定完毕。

 

    “有事说事,没事喝茶,喝完这杯就走。”秦明起身去给林涛沏茶。秦明喝咖啡,林涛喝不来那玩意儿,总说苦的很。秦明家也在不知不觉中多了一罐极品毛尖,林涛就爱喝这玩意儿。

 

    “嗳,老秦,你生日那天有空没?”林涛接过杯子,用烧杯泡茶,除了秦明也没谁了。

 

    “生日?”秦明歪了歪头,片刻后想起自己生日近了:“没安排。”

 

    “那我请你泡温泉,就这么说定了啊。”林涛一副“我就知道你有空”的表情,把烧杯里的差一饮而尽,秦明泡茶很有一套,会计算热水和温水的比例,一口喝下去刚刚好。喝完就急匆匆出门了。也不知道是害怕秦明会改变主意,还是真赶时间。

 

    “老秦,这几天注意身体!”林涛在门外又喊了一声,就听见噔噔噔地警靴远去的声音。秦明看着茶几上摆着的一个苹果,歪了歪头,将苹果洗了洗,喀嚓咬了一口。

 

    这几天秦明除了重要的文件要处理之外,都请了假在家里呆着。林涛每天抽空借着送苹果的由头去看他,确实发现秦明气色明显差了很多。每天叮嘱他早点休息,不行就去医院看看。秦明也是挥挥手赶他出门。

 

    秦明最近几天发现自己Omega信息素不知怎么的,忽然阈值直线上升。这两天下来,他已经把另外半个月的药量给用完了,还是只能勉强克制住不时翻涌的悸动,悸动后来转变成了抽痛。他准备过几天去邻市的私密医院检查一下。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回事儿。

 

    他闭上眼睛揉了揉脸,想着Omega这种特殊体质,不想去感叹命运之不公,他只会想尽各种办法去应对它。秦明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从来都是。然后转过头去看着缝纫台上裁制的新衣,尺码明显比自己身上的大了一号。偶尔也该回赠点东西给他吧,秦明默默想着,回身坐下,进行最后的工序。今晚,他就能将其做完,然后抽个时间给林涛寄过去。

 

    礼物什么的,还是不要当面给好了。

 

    转眼,秦明的生日到了,林涛趁着最近刚刚破获了景区抛尸案的当口,把轮休换成了今天。两人约的是先吃午饭,再出发去温泉旅馆。林涛一大早就起来换了几身衣服,都觉得不合适,最后还是选了那件他拖着秦明陪着一起买的皮衣。又对着镜子捯饬了一阵子头发,等到他打整完,对着镜子满意地点了点头后,就出了门。时间差不多了,是该出发了。

 

    秦明分秒不差地出现在约定地点,抬手看了看腕表,就听见一阵急促地脚步声,林涛跑了过来,隔着老远就喊着:“老秦,来了来了!”待林涛跑近,喘了几口气,就勾着秦明的肩膀说:“找停车位找了好久啊,结果开出去两条街才停了车。走走走,吃饭去,饿死我了。”

 

    两人到餐厅落座,选了个靠窗的位子。服务员上来点单,林涛熟稔地接过菜单,给自己和老秦点好了餐。他对秦明的口味了若指掌,饮食上的小癖好也如数家珍。点完菜又从怀里掏出个苹果放到秦明面前。

 

    “那篮子苹果就剩俩了,本来准备都给你的,结果路上发现一个坏了,我就啃了两口给丢了,就剩这一个了。明天我再买新的。”

 

    两个人今天不赶时间,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应该说是林涛一边絮絮叨叨些天南地北的事情,秦明用最简短的句子就事论事点评一句。林涛一脸傻兮兮地刚开始说自己隔壁邻居家的小母猫最近找了一个纯黑的男朋友,估计过几个月就能有小猫崽看了。

 

    秦明是背对着窗外坐的,林涛坐在他对面,正傻乎乎地聊天时,声音戛然而止。秦明抬头去看林涛,就见林涛一副惊异的眼光看着自己身后。秦明还没来得及回头,就看到林涛的目光忽然就和失了焦似的在自己身后疯狂地寻找着什么。

 

    秦明回过头去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窗外,并没有什么异常。人群还是在熙熙攘攘地涌动着。只听林涛突然道:“老秦,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林涛话说到一半就已经冲出了餐厅,其动静之大,引来了餐厅很多人的观望。就见林涛在餐厅外四周看了一圈,找准一个方向就扎进了人群,往那个方向跑去。

 

    秦明疑惑地回过头,想了想,还是拿起了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小黑。

 

    “小黑,你们林队长最近手头有什么大案子吗?”

 

    小黑对忽然接到万年难遇的秦科长电话很是惊讶,赶忙仔细想了想最近的案件,林队长手头的大案就是前几天那个景区抛尸案,昨天已经结案了。其余的小案性质都不算恶劣。秦明得到回复后,道了声谢,就挂了电话。

 

    秦明想,如果有什么大事的话林涛应该会和自己说,也不再多想,安静地吃着自己餐点。然后挥手叫过服务员买单。他手里拿着林涛给的苹果,不知道现在往哪儿去。最后决定先回局里,如果林涛是有什么案件上的线索,一定会通知局里,自己也能帮上一帮。途中秦明打了个电话给林涛,只是一直没人接。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秦明皱了皱眉头。

 

    难得的遇到了堵车,秦明到局里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多了。秦明在警局门口想了想,然后往一楼的刑警队走去。秦明踏入刑警队,小黑抱着一叠文件出门,差点和秦明撞了个满怀。

 

    “秦,秦科长?你怎么来了?”小黑一边稳了稳怀里的文件,一边问着秦明。

 

    “你们林队长最近处理的案宗在哪里?”秦明开门见山地问。

 

    小黑马上把秦明带到了林涛的桌上,帮着找到了最近的案宗。秦明快速地翻阅着,一目十行,申请认真。案件本身并没有任何问题。

 

    “秦科长,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吗?林队长中午那会儿还打电话回来问宋亚的卷宗。”

 

    “宋亚?他回来拿了卷宗吗?”秦明心里一阵疑惑。

 

    “没有,他电话打到一半,说算了,就挂了电话。”

 

    秦明抱着手在林涛的座位上快速思考着,宋亚的案件是由他经手的,他能很详细地记起当时的情况。虽然案件扑朔迷离,疑点很多,可在当时那个情况下,所有的线索都没有太大的价值。最后成为了堆积在众多卷宗下的无头案之一,等待着时间与命运为之沉冤昭雪。

 

    忽然,秦明想到了一个地方。他起身就走。起身的时候对小黑说:“如果你们林队长来电话了,你也给我打个。”

 

    小黑迷惑地应了一声,想着今天是怎么了。两个大佬都这么不对劲。

 

    车里,秦明迅速往城郊赶去。此时,窗外一道闪电“喀嚓”地劈了下来。酝酿了一整天的阴霾终于质变成了雨水,拼命地倾落下来。秦明嘴唇咬得很紧,感觉身体里的Omega腺体在不受控制地涌动。

 

    秦明知道这个时候他最好的选择是回家,然后一个人躲着,安全地度过。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担心林涛会回到过去那个状况。

 

    秦明走下车,打着黑色的雨伞。他在一个空旷的大门前停了下来。抬头看去,“永青墓园”四个大字映入眼帘。他再次正视前方,抬脚往里走去。他熟悉地拐了几个弯,在最后一个弯前,第一次希望自己的判断失误。

 

    这时天空一道闪电再次落下。林涛跪在一个墓碑前,呆滞地发着呆。他没有打伞,就这么直挺挺地跪在雨里。秦明走过去,把伞遮在了他头顶上。冬日的天色黑得早,此刻已经暗了下来。林涛知道是秦明来了,这个地方秦明陪他来的最多。

 

    “回去,会感冒。”秦明盯着林涛眼前的墓碑,轻声对林涛说。

 

    “……”林涛没有答话,只是浑身开始颤抖。

 

    秦明伸手抚上林涛的肩膀,说:“走,回去吧。”林涛不为所动,只是抖动地更剧烈了。秦明感到林涛的身上散发着热气,触手发烫。他以为是林涛发烧了,手里用了点力,想要把林涛拽起来。

 

    “跟我回去!她也不希望你折磨自己!”秦明厉声说道。手上的力道更重了几分。

 

    林涛忽然回身,一把将秦明推开。他双目赤红,血丝布满了整个眼球,戾气不由自主地散发出来。他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大声朝着秦明吼道:“你懂什么!”

 

    秦明猝不及防,突然被猛地推到了地上。背脊狠狠地撞到了石头台阶,他疼得抽了一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他面色铁青,他体内的Omega腺体在刚刚的刺激下不受控地活跃起来。两种疼痛伴着一种心酸袭了上来。

 

    你懂什么。四个字,字字带血。诚然,他毫无反驳的立场。每个人都无法对彼此的困境感同身受,即便是精神伴侣,那种感同身受的痛觉,也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同理心作祟。事实上,在这个残酷的真理前,很多美好的谎言都会被粉碎——从未有人可以理解自己,自己也从未去立即过任何人。

 

    感同身受,不过是美好的谎言。自欺,欺人。然后人与人之间就互相装作了解对方的痛苦,而一方甚至也会感受到自己的痛苦被分担了出去。人就是这么一种天生带着谎言的物种,教育只能在后天去规范其某些德行,而就“感同身受”这四个字而言,不过是美好的幻影。

 

 ※接下来的车请点击这里_(:з」∠)_

 

TBC

 

=========================

蠢作者来自首了_(:з」∠)_

秦科长真的好口怜QAQ,但故事设定就是这样,在最后的幸福前总得经历些风雨

(好了我知道我的借口很蹩脚↑)

蠢作者就是想试试刀滚肉的感觉啊啊啊啊

 

 ※林涛此阶段爱着的确实是秦明无误!!!至于两人为何会在同一时间段失控——提示:这是一个阴毛(划掉)谋。线索在前面三张的废话里已经铺得差不多了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9)
热度(386)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