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七)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七)

#他们只属于彼此,请勿上升真人

#8K+字数,粗长君请放心食用

#凌晨五点五十五更新的蠢作者一定是敬业爱岗的蠢作者_(:з」∠)_

 

007

 

龙番市沉浸在祥和的新年气息里。不止是字面上的意思,而是从数据上来看,龙番市年末的犯罪率直线下降,特别是惯犯。谭局长哭笑不得地在白天的表彰大会上提了下,然后眼睛笑眯眯地盯着林涛看。林涛一阵压不住的低气压,勉强对着谭局干笑了一下。

 

惯犯最近都知道,龙番市赫赫有名的林队长最近脾气特别不好。一开始还有人不信,小偷小摸、打架伤人被拘捕了之后,才知道林队长今年的脸特别的黑。于是一传十十传百,人人自危。

 

林涛原本是不接手小型案件的,一般都是大案要案才上报到他这儿来。可是年末了,公安机关有些人事调动,被抽调了一批人去各个地方配合工作,人手不够,林队长也不得不开始做起抓小偷的工作来。

 

那么问题就来了。抓住了行恶的人,自然要拘捕回局里好好审问一番。那么林队长加班的几率直线上升。而林队长这一阵子都不住在自己家,一下班就往临市跑。有一次遇到一个新来的刺头,愣是审到凌晨三点多才全部交代清楚。队员们都劝着林涛就在局里将就一夜,明天还得值早班。搁以前,林涛抱着文件袋就能在办公桌上熟睡一夜。现在林涛就死活要往临市赶,他总说要回去看一眼才放心。在队员们“啧啧啧新世纪好丈夫”的马屁声中,林涛当夜驾车去临市,回家在秦明家沙发上坐了二十分钟,又马不停蹄地赶回龙番市上早班。

 

“作的呗。”李大宝同志如此这般地在午餐时间对林涛做出评价。

 

“是犯罪分子作的好不好,破坏我个人感情生活。”林涛顶着硕大的黑眼圈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哟,这就开始感情生活了啊,林队。我们秦科长可不是那么好追的我告诉你。”李大宝怼道。

 

“哼,那是你们这种没眼力劲儿的才这么觉得。我告诉你,老秦对我,那是全心全意。”林涛一副“老子追老秦那就是手到擒来”的表情。

 

“嚯,合着您现在还是一家之主了。”李大宝继续诱供。

 

“那可就是了,我告诉你,老秦对我那是服服帖帖,说一不二。我说今晚吃鸡,他就不吃敢鱼。我说让他穿蓝的,他就不敢穿黑的。”林涛摆出一副一家之主的架势。

 

接着就听“嗖”的一声电子音,李大宝贱兮兮地朝他笑了笑,挥了挥手里的手机。林涛顿时背后一凉,赶忙上去就围着李大宝抢手机。

 

“哎林涛,我告诉你,我可是秦科长这边的娘家人,哎别抢啊……”李大宝一边护着手机一边伺机逃跑。林涛长手长脚,三两下把手机抢了过来。刚拿到手就感觉到手机一震,锁屏自动亮起,秦明回了李大宝一句“我知道了。”

 

临市。秦明坐在办公室里,手机震了震。他拿起手机点开一看,李大宝发了条语音过来。秦明点开放到耳边听了听,然后冷着脸回了信息。这时隔壁办公室的张法医正好敲门进来,秦明一边说:“请进。”一边退出了微信。

 

张法医是一名五十来岁的女性,在这个年纪还奋斗在法医事业的最前线。而且长得也很和蔼,对人笑眯眯的,一离开工作就像是古道热肠的居委会阿姨似的。秦明以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就读过张法医的一些论文,因此对张法医很尊敬。

 

“小秦啊,下午的会议上头临时通知推迟到三点。我怕你不知道过来告诉你一声。”张法医笑眯眯地和秦明说。然后又悄悄说:“小秦啊,是不是谈恋爱了呀。”

 

“张姨……您不忙吗?”秦明微微带着点干笑问道。

 

“嗨,不忙不忙,又没案子。你张阿姨天天坐办公室,年纪大了腰酸背痛,出来溜达溜达。”张法医笑着摆摆手,然后又一脸八卦地凑过来,说:“我看你最近一直拿着手机发微信,肯定是恋爱了吧。”

 

“……没呢。”

 

“我家那臭小子当时也是这么总是把手机摆弄来摆弄去的。有几次阿姨在食堂吃饭看到你看手机的眼神儿,啧啧啧就和我家儿子一模一样。结果你猜怎么着,臭小子半年后才把他家那口子带回来。我和他爸三番五次提醒他,有合适的了就早点带回家来,我们又不是老古董,男也好,女也好,Beta也好,Omega也好,只要我们觉得人品好,就都随他去了……”张法医已经端着杯子开始了闲聊模式。秦明只能一脸干笑地听着张法医絮叨。幸好今天的事情不多,下午开个会就能下班了。

 

“……所以说,人呐,这辈子不是活给父母的,也不是或给外人的,就是活给自己的。在乎那么多别人的眼光干什么。有时候我说我家那臭小子原则性太强了,总是因为自己那些原则就拖着对方,又舍不得彻底和对方分。后来实在逼得不行了,还不是什么原则都不管了。”张法医喝了口水,用最后一句话评价:“要我说啊,陪自己过下半辈子的是另外一个人,只要不违法,这些原则都可以灵活一点,不然就只能抱着原则给自己暖被子,你说是不是,小秦。”

 

秦明只把最后一句话勉强听了进去,竟意外有些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张法医絮叨完,看杯子里也没水了,就心满意足回了自己办公室。

 

当晚林涛好不容易在正常下班的点,破天荒地没接到案子。心惊胆战地回了临市的家。他蹑手蹑脚地掏出钥匙开了门。就听见厨房里传来做饭的声音。秦明切东西的爱好,让他也点亮了下厨技能。秦明听到开门声,从厨房里往客厅扭头看过来,林涛立马换上一副“我最乖”的姿势摇尾巴。

 

秦明穿着蓝色的西装,系着白色的围裙,正在抄着锅里的……宫保鸡丁。林涛一看这架势,就想起了自己中午和李大宝扯淡的话。然后脖子不自主地缩了缩。

 

“回来了就过来拿碗。”秦明的语气很平常,林涛侧着头仔细想听出秦明语气里任何一丝“风雨欲来”的情绪,可他没听出来。

 

“噢,来了来了……”林涛下意识地回答。然后还是依旧小心翼翼地洗手端盘子。

 

秦明很快做好了饭。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就着小茶几吃饭。林涛给秦明碗里夹了几筷子菜,然后自己猜举着碗开始吃了起来。干警察这一行,是体力和脑力并重的,能量消耗特别大。而且林涛又在高峰期开车回来,肚子自然饿了。

 

“老秦,手艺太棒了!”林涛大口往嘴里塞东西,一边还不忘摇尾巴。

 

“……食不言。”秦明吞下嘴里的菜后无奈地提醒他。

 

“这是家里嘛,聊聊天吃吃饭很正常的。”林涛乐呵呵地又往嘴里刨了一大口饭。

 

“……我是怕你呛死。”秦明正经地说。然后想了想,又破天荒地给林涛夹了一大块鸡肉。

 

林涛受宠若惊,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真的呛到了。他把饭碗急匆匆摆回茶几上,捂着嘴往旁边猛地咳嗽起来。

 

秦明:“……”然后默默递了杯水过去。

 

待到林涛恢复后,秦明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林涛。

 

“咳咳……老秦,你…是在关心我?”林涛刚刚咳嗽完,大口喘着气问道。

 

“……”秦明表情有些不自然,僵了一下,把端过去的杯子又收了回来,说:“那你咳死好了。”

 

林涛立马又伸手握住秦明的手,稳住杯子,就着这个姿势把嘴凑上去,把秦明的那杯“关心”给一饮而尽。喝完还在秦明的手背上亲了亲,才傻兮兮地松开手。

 

当晚,林涛抱着被子和枕头,敲了敲秦明的卧室门。一米九的大个子缩成一团,可怜兮兮地说沙发冷,每天上班都好累,要是能睡到软软的床明天一定会精神百倍,等等之流。秦明闭着眼睛,深呼吸了三次,然后放人进了卧室。林涛立马就利索地把床和被子整理好,根本看不出来哪里是又冷又累的人该有的表现。

 

林涛和秦明从那一晚开始,有了约法三章。他们在床上坐得很端正,面对面。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和在警局开会一样。当然,秦明不会穿着蓝色的睡衣开会,林涛也不会穿着大背心和裤衩开会。

 

“第一,你不可以在我不同意的情况下标记我。”秦明举起了第一根手指,然后又加了一句:“也不能标记其他人。”林涛认真地点了点头。

 

“第二,我信息素高峰期的时候,不可以碰我。”秦明举起了第二根手指。林涛郑重地点了点头。

 

“第三,要戴TAO。”秦明竖起了最后一根手指。林涛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从枕头里掏出一个铝制的小袋子,说:“这个可以吗。”

 

“你!什么时候……”秦明一愣,脸一红。

 

“搬进来的第一天。”林涛靠近了秦明,说道。然后伸手一捞,把被子捞起来盖住了自己和秦明。林涛一夜驰骋,鱼水相融,不可描述。

 

自从张法医笑眯眯地发现秦明脖子上的红痕、李大宝和一干队员发现林涛一副吃饱了的大尾巴狼嘴脸后,已经过去了几个月。期间李大宝曾厚着脸皮自诩“代表队员们”过来探望了秦明。她敏锐地发现了只有一张床和一床被子的细节。她发誓,绝对不是有意要看到卧室里垃圾桶里一堆用过的纸巾和某些用过的“不可描述”的。

 

在刻意忽视了林涛三番五次地暗示她“再不回家就赶不上吃晚饭了”的话语之后,她成功地登堂入室,蹭上了二人的餐桌。秦明这套公寓地方小,只能两个人坐沙发,一个人坐小板凳,围着茶几吃饭。李大宝自告奋勇地坐上了小板凳,然后闷头和林涛抢饭吃。林涛眼睁睁看着李大宝得瑟地夹走最后一只烧鸡腿,然后只能气呼呼地埋头吃青菜。

 

吃饱喝足之后,林涛态度良好地主动端了碗筷去厨房洗碗了。李大宝就和秦明谈起了正事。

 

“老秦,我那边的实验做得差不多了。你当初嘱咐不要医生给林涛用布洛芬,是因为察觉出了他中的毒素里含有一定纯度的古柯碱*是吧。”

 

秦明点了点头。

 

“你当时是怎么察觉到的?”李大宝完全切换进了工作状态。认真问道。

 

“苹果。当时我察觉到不对劲是因为我和林涛在那天都吃了苹果。而能同时让Omega体质发情加剧与让Alpha信息素增量失控的,应该是古柯碱。古柯碱和布洛芬相融,如果量大会产生新的毒素。”秦明道。

 

“看来是计划周密的投毒。要不要告诉林涛?”李大宝偏了偏头,往厨房的方向示意。

 

“他早就有所察觉了,他私下里也在暗自调查,现在估计进度也快有突破了。毕竟那篮子苹果是中奖送的,追查起来有难度。”秦明说。

 

“难怪林涛能这么年轻做到队长的位置,有两把刷子呀。”李大宝笑了笑。

 

“李大宝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林涛的声音从厨房伴着洗碗的水声传来,林涛又补了句:“我都听着呢,你别想在老秦面前说我坏话。”

 

“嚯,你耳朵还挺灵的,属狗的吧。”李大宝毫不畏惧地怼回去。

 

“比不上你,鼻子属警犬的。”林涛隔空怼回来。

 

李大宝默然回过头,一脸“我不想理他”的表情和秦明继续说:“我调查了市面上和案宗里绝大部分有记录的药物配方,没有正式的成品药剂可以直接对Omega和Alpha同时起效的。我自己也在模拟配方,目前有了一些眉目。”

 

“……也就是说,这个投毒者极有可能有着丰富的药理知识。这样的话搜索的区域会小一些。”秦明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

 

“是的,我这边会利用空余时间继续试验配方,看看能不能模拟出你们中毒的原配方。你们就自己注意点儿安全。”大宝又嘱咐道:“其实林涛住过来,我们大家都安心了好多。毕竟这是计划周密的预谋投毒,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后招,林涛在你身边也有个照应。”

 

这时,林涛洗完碗出来了。他走回沙发上,一手揽着秦明,一边说:“总算听你说了句人话。”李大宝睁大眼睛看着两人,林涛的手揽住秦明,这个不算稀奇,最稀奇的是秦明居然一副习惯了这个举动的样子。秦明注意到李大宝的目光,顺着她目光看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林涛的肩膀。秦明清了清喉咙,然后微微推了推林涛,示意他不要太明目张胆。林涛一副无赖的样子,揽得更紧了,说:“大宝又不是外人,再说了,我们谈恋爱碍着谁了。”又笑着凑过去在秦明耳朵边亲了亲。

 

“就是就是,你们俩继续……继续啊。我这边也差不多了该回去了。”李大宝很识相地告辞了。林涛和秦明站起来送她到电梯口。林涛一副主人家的模样看得李大宝为之感叹,果然脸皮和对象只能二选一,林涛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点赞。

 

林涛和秦明回了家,秦明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碟子,放进微波炉里打热。林涛在客厅打XBOX,只听到微波炉加热完毕后“叮”的一声,就问:“老秦,你饿了啊?”

 

秦明没有回话,只是打开微波炉,端出碟子来,递到林涛面前。林涛把目光从激烈的游戏画面上移开,愣了愣。碟子里是一碟满满的烤鸡腿。

 

“知道你没吃够,吃吧。”秦明淡淡地说。

 

林涛赶紧接过来,感动地说:“老秦,你对我真好。”

 

秦明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去做他自己的事情去了。林涛一副幸福到冒泡泡的模样看着秦明的背影。秦明知道大宝来了他肯定吃不饱,刻意多做了菜给他留着。

 

气温逐渐回暖,林涛和秦明已经习惯了这种新生活带来的感觉。他们都在习惯着对方。林涛把恋爱里的傻事都拖着秦明做了个遍。他拖着秦明去看每队情侣都必看的时新恐怖电影,林涛自己吓得不行,一米九的个子差点在电影院的椅子里缩得没影了,秦明却在电影结束后理性地一二三条地点出了丧尸伤口和血迹的不科学性;
    他痛下血本带秦明去高档的旋转餐厅吃烛光晚餐,林涛痴迷地看着秦明在烛光里的脸庞,秦明却在……低头仔细研究餐厅用来切牛排的餐刀,饭毕后还自费和西餐厅老板买了一套回去;
    他带秦明去私人KTV唱歌,林涛唱着私下里用心练了很久的情歌,秦明不负众望地录音发给了李大宝,直接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里队员们都用林队的歌声做起床闹铃,两个字:提神,再来两个字:醒脑;

再后来,他拖着秦明去游乐园,在摩天轮转到顶的时候,林涛亲了秦明。这次秦明脸红了,他愣了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细微地回应了林涛,双手搂住了林涛精壮的腰。

 

“哟,林队长,这午饭吃得够朴素的啊。”李大宝看到林涛捧着餐盘在工作餐厅里吃饭。平时无肉不欢的林涛,今天吃的全是素菜……仔细一看,还是最便宜的那种。

 

“唉……估计再过几天又得吃方便面了。”林涛说。

 

“咋了?遇到财政危机了?咦不对啊,你工资比我高的嘛。”

 

“请注意,比你高那也是我的血汗钱。”林涛抬头不屑地看了李大宝一眼。

 

“合着我们法医科的就不是血汗钱了,林涛你必须好好给你说说验尸的美妙场景了。”李大宝端着自己的餐盘坐到了林涛对面。“嘿!林涛你要脸不要脸,居然抢我盘子里的肉,林涛我跟你拼了啊啊啊!”

 

林涛一脸欠扁地夹了李大宝同志餐盘里最大的一片肉,眼神精准如同鹰隼,判断准确恰似精密的仪器,动作迅猛如同黑豹,不愧为队长,只不过这种行为用在抢肉上,略为让旁桌的小黑脸上挂不住。

 

“宝爷,别气别气。我们队长他刚花销了一笔大的,最近手头困难是难免的。”小黑伸过头来打圆场。林涛坏脾气地瞪了瞪他,小黑一缩脖子,赶紧护住自己的餐盘。

 

“咋的了?又瞒着老秦买了啥不该买的?”李大宝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开玩笑,李大宝已经见证了林涛背着秦明买回去了一大堆秦明这辈子都不会碰的东西,比如猫爪子手套、狗耳朵头套、小黄鸡眼罩等等之流。林涛自己又爱买些游戏主机,竟是些烧钱的玩意儿。还有林涛每天的油费,一个月下来贵的吓死人。不知道林涛又脑子抽风买了什么东西,导致了这场财政危机。

 

“买了啥,跟我说说。”大宝同志喝了一口汤,舒服得直哼哼。

 

“钻戒。”林涛埋头吃饭,闷闷地说。

 

“噗——!咳咳……咳咳!”李大宝呛得差点翻白眼。林涛一脸冷漠地继续捧着餐盘吃饭,仍由李大宝同志自生自灭。待李大宝从死亡线里勇猛地再次挣扎出来之后,直接切换到八卦模式。

 

“你准备求婚了?还是你已经送了?他什么反应?掏出解剖刀来没?”李大宝一副“你不告诉我我就会立刻原地爆炸”的表情。

 

“还没……我都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我,要不,宝爷你给我出个主意?”林涛抬头看着李大宝。

 

李大宝抓耳挠腮,恨不得上蹿下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就差没以头抢地耳。最后憋出了一个她认为可行性最高的办法。

 

“老林,你就这么着。你不是快过生日了嘛,到时候你就借着你生日给他,他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可行吗?”林涛一脸怀疑。

 

“不然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李大宝一摊手,耸了耸肩。

 

“没有。”林涛摇了摇头,然后缓了缓神,下定了决心。

 

“哎,我问你,那钻戒你花了多少啊?”李大宝伸过头来,特务接头状悄悄问林涛。

 

林涛用手势比了个数给她,她一阵吸气。

 

“林队长,我敬你是条汉子。您这是下血本了啊。”李大宝一脸替林涛肉疼的表情。林涛倒是一脸不在乎地说:“钱一辈子都赚不完,我就是愁他会不会答应。”

 

“有气魄!”李大宝比了一个大拇指给林涛,道:“求婚这种事情讲究一鼓作气,前期甜蜜铺垫,然后气氛要动人心魂,接着高潮迭起,最后还要来个余音绕梁。”李大宝一副深谙此道的样子,作高人指路状。

 

“看不出来啊,宝爷也是深藏不漏啊。”林涛回敬了李大宝一个大拇指。

 

“那是!我是谁,集美丽与智慧一身的宝爷啊。”李大宝很是受用。

 

“可还是没人和你求婚。”林涛一瞬间垮脸,冷漠地捅出一刀。

 

刹那间,李大宝感觉剑光纷飞,寒光猛闪,要躲避,已然不及。只顷刻间,“嗤”一声,血飞满天。自己的膝盖,竟是狠狠中了一箭。而罪魁祸首林涛,扒干净了餐盘里最后一粒饭,对着李大宝露出了嘲讽一笑,施施然迈着健壮的长腿离开了餐厅。只剩李大宝一人摸着自己膝盖的伤口,寒风里瑟瑟发抖。面对着餐盘里剩下的饭菜,她忽然觉得饱了,一股狗粮味。

 

秦明最近感觉林涛说话的方式很奇怪。总是会拐弯抹角地提醒自己,他的生日快到了。秦明自然给林涛准备了生日礼物。不过为了这个生日礼物,他还是颇费了一番功夫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秉承秦科长一直以来勤俭持家;请客只选最便宜小龙虾;啤酒从来都是超市自己买,不给餐厅赚冤枉钱;购物袋循环利用当垃圾袋等等优良作风,他的存款还是挺可观的。这一次,他准备给林涛换一辆新车。这可是秦明有史以来钱包出血量最大的一次。秦明已经付款了,JEEP牧马人高配版,军绿色。一次性付清全款,半个月后提车。秦明差点没落得重新白手起家的地步,不过好歹这些年来底子厚,还剩了些,至少比李大宝不知强到哪去了。秦明私心里想着,军绿色还是挺配林涛的,牧马人那种粗狂又不失品质感的车型,林涛开着肯定特别好看。

 

于是两个人各自存着给对方一个惊喜或者惊吓的念头,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一个星期。结果,这平静如水的甜蜜日子就被一通电话给打破了,犹如一汪湖水里猛地砸进一颗石头,泛起阵阵久不平息的涟漪。

 

林涛几个月前就开始着手调查那篮子苹果的来源,后来发现餐厅的幕后老板居然是个神秘的角色,一直没有出现。而他碍于是私下自行调查,没有上头的批文,也不好走程序强行询问,只能自己一边苦苦搜集其资料,一边等待其现身。而李大宝那边的实验也越来越有眉目,估计也就这两天能出来结果。林涛决定,一出结果,马上立案调查,走程序将餐厅幕后老板找来好好审问。

 

林涛的手机震了起来。现在是半夜两点多了。林涛立马摸到了床头柜上的手机,生怕吵醒秦明。秦明却已经醒了。林涛安抚地亲了亲秦明的头发,说:“吵醒你了。”

 

秦明自己也是法医,深知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于是抬抬头,说:“快接吧。”

 

“喂,我是林涛……”林涛依言接了电话,刚听了一会儿就浑身一紧,说道:“你说什么?!真的?好,我马上就到!”然后挂了电话,一边起床匆忙地穿衣,一边对秦明说:“大宝已经分析出来配方了,已经立案调查。可以批发文件,走程序强制让餐厅老板配合调查了。”

 

“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给我。”秦明嘱咐着。

 

林涛应了一声,凑过去在秦明嘴唇上亲吻了一下,然后抚摸着秦明的头发说:“不用担心,你继续睡吧。”

 

然后林涛又在秦明耳边说了句:“老秦,我爱你。”之后,匆匆出了家门。秦明躺回床上,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不对劲。作息一向很健康的他在林涛走后有些失眠。

 

“可能是习惯了身边有个人吧。”秦明这么想着。

 

林涛匆匆出了门,在赶去停车场的路上,被一个喝醉了酒的醉汉狠狠撞了个满怀。

 

“诶诶,怎么走路的啊。”林涛一把撑开醉汉,拂了拂自己身上的皮衣,又急匆匆往停车场跑去。他此刻满心都是迫不及待,他想着,如果尽早把这件案子破了,大概秦明的心结也能早一点平复下来吧。

 

秦明在林涛走后五十来分钟的时候,还没睡着。忽然,床头柜上又是一震,他起身拿过手机,是林涛打来的。他接起电话:“喂,林涛,到龙番市了吗?”

 

可电话那头响起的却不是林涛的声音。一个女声急匆匆地对着电话说:“喂,您好,请问是秦明秦先生吗?我们这里是龙番市第一人民医院,林涛先生出了严重车祸,急需进行手术,您是他手机里的紧急联系人,我们只好通知您。麻烦您赶紧过来一趟好吗?还有,请您先确认一下,林涛先生的血型是A型血,无过敏原,社保卡尾数是0753是不是?我们好先行抢救。”

 

“是的!他是A型血,对青霉素不过敏。我马上就过来!”秦明赶忙答道,声音都有些颤抖。他一跃而起,飞快地穿上衣服。那是林涛的电话打来的,而且对方清楚地报出了林涛的一些私人信息,秦明现在满心惶恐。

 

他冲出门,拍了拍电梯,看到电梯还要从1楼上来,他等不及了,一甩头就往楼梯跑去。他三步做两步地跑下楼,走出了小区。

 

凌晨的街道空无一人,寂静得有些可怕。秦明顾不上这些,焦急地往停车场赶去。就在他离自己的车还有一个拐角的时候,忽然“砰”的一声,秦明感觉自己脑后结结实实地被打了一闷棍,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TBC

 

====================================

蠢作者又出来刷存在感了_(:з」∠)_

刷到凌晨五点五十五才写完,作者君幸好明天白天不上班QAQ

太困了,没有抓虫,小天使们请见谅

这一章终于在话唠癌边缘,强行把预定的剧情点给写进去了

剧情正式进入大高潮

希望小天使们食用愉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4)
热度(424)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