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死基佬很感谢有些傻子愿意陪着他,并理解他如何度过这一生,尽管那些人是对他而言不可抛弃的直男。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五)

【林秦】/(ABO)《小概率事件》(五)

#他们只属于彼此,请勿上升真人

#这一章分析完之后,马上进入高潮,剧情过半。

#任何描写失误都是蠢作者的锅,请勿对剧中角色报以看法_(:з」∠)_

#关于医理方面,纯属杜撰,蠢作者实在跨不进那么高深的学问QAQ

005

 

龙番市警局今天炸开了锅。寒冬腊月里呼啸的海风也浇溉不了同事们心里的惊异。话题自然是围绕着今天刚刚发生的大新闻。秦科长主动申请调动到临市进行为期半年的工作指导,而林队长从昨天起就因不知名原因住院修养。

 

李大宝同志焦虑得头都要炸了。她试着将一切理清理顺。她的头脑可以完美胜任复杂的案情与刁钻的尸体伤口,可偏偏遇到眼下这个情况,让她不得不拿出纸笔来,一二三条分门别类列清楚,以助她不堪重负的大脑。

 

第一,秦明身上那股根本遮盖不住的信息素。
    第二,秦明身上的信息素有一半气味是林涛的。
    第三,秦明主动申请调离。
    第四,林涛莫名中毒住院。

 

不管哪一条说出去,都足以在警局内引发轩然大波。而从昨天到现在不到30个小时里,这四条接连不断地发生,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着龙番市警局。和两位话题主角走得最近的李大宝,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二人之间有一个足够巨大的暴风圈在愈演愈烈,可自己居然处在台风眼地带,以致一切都发生了,而自己还一无所察。这两天跑来和大宝打探消息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有偷偷摸摸的、有正儿八经的、有顾左右而言他的,可她知道,大家的出发点都是好的,都在替二人担心。

 

李大宝用力搔了搔头发,对着纸上的第一条开始沉思,然后写下了一个关键词:Omega。她从来都没有把秦明往Omega这个方面想过,所有人都一直以为秦明是一个Beta兼性冷淡。Omega的形象在大家眼中,几乎都快形成样板。那些温柔的Omega,应该穿着柔美的衣服,坐在舒适的环境里,处理着更为细心又无需太多体力的体面工作,待人接物都是得体而含笑的,美好得让人舍不得对着他们大声说话,就怕惊扰到这些令人不由感叹造物者美好的人们。

 

反观秦明。李大宝担忧地皱了皱眉,秦明的形象跃然脑海。说话刻薄而不知委婉,几乎句句一针见血;永远穿着颜色暗沉的西装三件套;要么出现在血腥肮脏的凶案现场,要么出现在冰冷阴暗的解剖室;面对着绝大部分正常人,甚至Alpha都为之皱眉的残破遗体;从不与受害者家属接洽,因为他对人说话要么冷冰冰的,要么就是冲人发号施令。

 

李大宝忽然有些心疼,秦明是一个Omega,却活出了许多Alpha都不及的骄傲与孤高。在学术上,他的大胆推理与小心求证所取得的建树,每一样都让人无不为之惊叹。这样的人,这样的秦明,是一个Omega,那么他是怎么在一边克制着自己的天性,一边又为自己热爱的事业付出了几乎终生的努力。

 

第二个关键词:发情。Omega只有在两种情况下会对抑制剂完全失效。第一种就是发情期的高潮,第二种就是在刚被标记的那段时间里。这种亿万年演变出来的身体机能很好地保证了Omega能在发情时更容易寻找到心仪的Alpha,也保证了Omega被Alpha标记之后提示其他Alpha自己已经有了配偶。换言之,秦明要么在发情期,要么就是被标记了。

 

 事实又立马推翻了其中一个可能性,因为秦明身上有一半林涛的味道。这种信息素特殊到Beta都可以轻易闻到。那么可能性又增加成两种。李大宝在第二条事实后写下了两个新的关键词:永久标记、临时标记。并在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林涛是个Alpha,这是一个大家从来都知道,基本属于明摆着的既定事实。而秦明是一个Omega,虽然所有人都觉得是天方夜谭,可秦明身上散发出来的信息素又铁证如山。警察办案要讲证据,且只讲证据,大家在证据面前保持了良好的警局作风,只是私下在自己心底默默打了一个心疼的惊叹号。现在这个情况很明显,就是林涛标记了秦明。

 

大家都知道林涛和秦明的感情很要好,私下里偶尔有人会并无恶意地拿两人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可谁也没有把两人彼此之间专属的互动当成真。甚至林涛在大家揶揄时,很配合地朝秦明表忠心,说:“老秦,我绝对不对外面那些Omega动心,我就喜欢你这样的Beta。”秦明总是冷着脸说:“同行结合的失败率是59%,而我和你从行政划分上属于同行。”想到这里,李大宝恨不得冲到医院扇林涛两个巴掌。但仔细想想,李大宝又觉得林涛清醒过来后心里肯定也好受不到哪儿去,他一直自诩不寻求AO结合,却不知老秦是Omega。以林涛的性子,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用这种话伤了老秦这么多年,林涛他自己也会替她李大宝扇自己俩耳光的。

 

再看第三条,秦明主动申请调离到临市去。如果被永久标记的Omega是不可能离开Alpha那么远的,而且是主动离开。李大宝用力地把“永久标记”这个关键词给划掉。不管秦明是一个多么强大的人,除非他一心寻死,不然不可能离开永久标记Alpha身边超过一个星期。而在刚刚秦明去谭局办公室申请调度时,他只是显得更加冷硬而拒人于千里之外,毕竟没有一个要寻死的人会去申请调动工作的。老秦从来不可能是那个寻死觅活的种群。

 

最后一条,说实话很难让大宝去分辨什么。因为,如果秦明是自愿和林涛结合的话,那么秦明是不对主动离开,甚至连林涛昏迷住院都不去看望。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眼下这个状况的说法就是,秦明和林涛的标记并不是双方自愿的。既然不是自愿的,那么林涛现在住院,大宝内心甚至有一些罪有应得的感觉。可她又提醒自己,在不了解事实的情况下不可以如此轻易地先入为主。她是法医,和秦明一样的法医,她要把她良好的职业素养带入到生活的每一处去,比如,实事求是。

 

大宝同志的推理能力在无形之中上升了一个阶层。她通过逐条分析和划分关键词的方法,居然顺理成章地推断出了一个八九不离十的事实。正在她为自己推断出来的情况惊讶的时候,秦明从谭局办公室走了出来。秦明揉了揉眼角。

 

谭局长慧眼如炬,再加上所有人最高权限的资料都由他过目,秦明还没从门口走到他办公桌前,他就猜到了发生的一切。谭局长给秦明几乎最无障碍、最快捷的神情通道,当下同意了秦明的申请。不过在最后签字之前,他还是说:“秦明啊,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当出去散个心,到点儿了就回来,这是你自己家。半年,够那个臭小子长大了。”

 

秦明迟疑挺久,最后没说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双手接过谭局长亲笔签发的申请,微微鞠了个躬就退了出去。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老秦……你……”大宝最后还是没把那句“没事吧”问出来。因为任谁都看得出来秦明有事,只是不想和其他人说而已。

 

毕竟是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后辈,以秦明的标准来看,和大宝也算是亲厚的,他低声说了句:“我没事,申请下来了,这段时间事情就交给你了。”秦明开始收拾自己的办公桌,中途又回头补了一句:“你也可以独当一面了。”大宝当时眼圈就一阵发红,悄悄转过身抹了把泪,就过去帮秦明收拾东西。

 

最后大宝送秦明出警局的时候,秦明想了想,还是回过头来,漫不经意地说了句:“查案要上心,别再迟到了,那是态度问题……”,秦明说完话,站在那里,良久,又对大宝轻声说:“还有,别让医生给他用布洛芬*。”

 

这句说完,抬手拍了拍大宝的肩膀,转身离去。

 

大宝一愣,回神的时候秦明已经走了一段了,她对秦明的背影大声喊道:“老秦,我会抽空去看你的!照顾好自己!”秦明没转身,只是挥了挥手。

 

龙番市第一医院。

 

林涛还在昏迷之中,不过有了转醒的迹象。大宝、小黑和一干队员们连着几天下了班都来看他。秦明走的第三天,林涛终于醒了。

 

林涛醒来,大宝和小黑就发觉了,小黑赶紧去叫医生。林涛还没回过神,微眯着眼睛恍惚了一会儿,然后忽然猛地坐了起来,中途因为失力而半道躺倒在床上,嘴巴里焦急地说着什么。大宝见状俯下身,凑到林涛嘴边,听清了。

 

“老秦,老秦在哪?!他没事吧?”

 

大宝一时无言。对林涛说:“你先好好休息,医生马上就来了。”然后就侧过头去,用一只手捂住嘴巴。林涛见她情况不对,用嘶哑的喉咙问:“老秦人呢?他没事吧?!他在哪儿!”大宝默不作声,林涛心下一空,以为秦明出了事,翛然颓倒。大宝听到林涛背脊因为颓下而撞到床的声音,不忍心,还是轻声说道:“老秦人没事。”林涛听到这儿送了一口气,紧接着又听到大宝说:“他申请调动到临市去指导工作,为期半年。”林涛听到这里,眼睛忽然露出不知所措的眼神,然后不顾手上的针头,要下床。大宝眼看着输液的管子里都回血了,赶紧上去拦着他,把他押回床上,带着哭腔说:“你都把他欺负跑了,你还不赶紧养好身体去追回来,我告诉你林涛,你要是不把老秦的气给顺了,我李大宝第一个和你没完!你……你把老秦欺负得那么惨……”

 

林涛听完,垂下了头。这时医生进来了,小黑紧跟在后面。医护人员开始围着林涛检查身体。发现林涛手上的针头回血了,护士感叹道:“你们当警察的,也不要以为自己就真有金刚不坏之身了,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然后快速给林涛重新扎针。

 

医护人员来来去去,好容易确认林涛已无大碍,只不过要出院还需要再观察一个礼拜。毕竟林涛不食简单的食物中毒,而是信息素中毒,需要仔细一些。待医护人员叮嘱完之后,小黑说去给大家拿点水来,其实是知道有些问题,大宝去问比较好。

 

“林涛,我问你,老秦生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老秦他什么都不说,我们总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才好想办法帮你嘛。”

 

“……”林涛沉默了一会儿,才答道:“我看见宋亚了。”

 

“宋亚?宝宝?”大宝惊讶地说道,林涛在听到“宝宝”这个词的时候眼神里有些痛苦,大宝接着道:“宋亚不是遇害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不知道,那天我和老秦吃饭,我从窗户外看到她从人群里走过。我就去追她,结果人太多了,我没追到,接着我心里一急,就觉得控制不住自己。本来想找小黑查查当年的卷宗,后来又莫名其妙的想去她的墓地看看,想找到什么线索。结果我越来越着急,就失控了……”林涛低垂着头,老老实实把当天的事情告诉大宝。

 

大宝隐约觉得在这件本就不符合常理的事情里,还有哪个细节不对,让她有些一闪而过的想法。不过一时间她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再仔细询问了一些细节,看着天色也完了,探视时间快到了,叮嘱了林涛几句说明天再来看他,就走了。

 

林涛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回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就愧疚得一阵血气翻涌。他从秦明体内出来之后,立刻就开始头昏眼花,视线模糊一片。他昏过去前,好像瞟到了一眼墓碑上宋亚的照片,雨水中照片里的宋亚竟如此陌生,嘴角的笑意也带着一股执拗诡谲。听大宝说,是秦明先被雨淋醒了,穿着破烂的衣服,木偶一般地走出了墓园,对看门老大爷说里面有人中毒了,让他打电话救人。而秦明自己则是缓缓的,一步一瘸地走出了墓园,孤独地消失在了雨中。还把老大爷吓得够呛。

 

他此时恨不得一枪毙了自己。他居然对秦明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他要怎么才能去弥补得回。他此刻只想飞奔下床,到临市,找到秦明和他道歉。如果秦明要一枪打死他也好,他现在只想去补救。因为一想到秦明和他可能永远回不到以前的状态,他就觉得生不如死。秦明那么善良的一个人,从小时候的逆境里那么努力走出来的一个闪着光的人,他怎么忍心去伤害他。他一直不知道秦明是Omega,那么秦明这些年究竟承受了多少,还依然坚守着自己人性善良正义的底线,他怎么舍得……去伤害他,伤害他的秦明。

 

他能透过秦明冷硬的规则看到秦明内心里是一片正义、善良、诚实。那么多闪着光的品质。而秦明的那套规则,是他冷硬的童年赠予他唯一的铠甲。秦明从来都没有错,在经历了万箭穿心之后,还可以披着盔甲,固执地为死者的冤屈而鞠躬尽瘁。秦明就是秦明,别人看不到他的好,可他林涛可以一目了然,所以见之生喜,日久天长,秦明成了林涛的一部分,如今被林涛自己生割了去,他疼得痛彻心扉。

 

林涛只能命令自己,全力配合医生。然后早日恢复,去临市找到秦明,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见到秦明……只是,见到秦明之后,他要怎么办。道歉显得太过轻描淡写,秦明也不会稀罕他的道歉。弥补?他又拿什么去弥补秦明?林涛越想越烦躁,最后睡去的时候,脑子里只有秦明。秦明各种时刻的样子在他脑海里浮现,生气的、无奈的、冰冷的、认真的、严肃的、恼羞成怒的、和微微笑着叫他名字的。

 

大宝躺在自家的床上,难得地失眠了。她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想着林涛说的情况,开始细细推理起来。不过只要一思考,大宝就容易饿。她皱着眉头,双眼若有所思,脑子里还在推理着当时所有的可能,身体一边遵从本能打开了冰箱,拿了个前几天买的苹果放到龙头底下冲洗。

 

她心存疑惑。她深信林涛的自制力和人品,最重要的是,这么些年下来,她早就看清林涛是不可能有意识地去做任何、哪怕一丝一毫的伤害秦明的事情的。所以即便林涛和秦明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她还是坚信林涛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做这一切。而林涛紧接着又信息素中毒了,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投毒,至于投毒的目标是秦明还是林涛,或者两者都有,目前而言就不得而知了。

 

李大宝同志一边出神地想着,一边“喀嚓”一口咬了下去。忽然灵光一现!

 

她可能想到了这一切迷雾里最重要的那一丝线索!

 

(*布洛芬处,纯属蠢作者杜撰,为后文留作伏笔。具体医理请小天使们一定只相信有真实执照的医师的嘱咐~)

TBS

 

=========================================

蠢作者又来更新了,这次是分析过度章节,需要这么一套分析,下一张剧情才能更顺利地走下去。

如蠢作者文首所说,剧情过半,后面马上就是过山车般的狗血QAQ

以及,蠢作者今天从八点开始折腾电脑,内存条插口坏了……在盆友的远程指导下居然自行修好了内存条插口QAQ,顿时一副苍天不负有心人的表情。正常开机时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所以写到接近凌晨四点才发上来,困得没时间抓虫了OTZ

如果有错别字,请小天使们不要大意地指出,蠢作者会立即修改,再次鞠躬

最后祝小天使们食用愉快~蠢作者必须滚去睡觉了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395)
©我是怎样度过这一生 | Powered by LOFTER